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新冠疫情大考之下,裸考的还有日本

从2020年1月开始在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对全世界都是一个新事物,在中国进行长达近一个月的抗疫之后,现在的疫情状况似乎开始从中国的局部抗疫发展成为全球联动抗疫的新阶段。在中国抗疫战场之外,最让人揪心的就是日本的疫情扩散情况。一场前所未有的新病毒疫情大考下来,原来众人对中国某些地方政府反应迟缓的批评,现在似乎也印证到了日本政府的身上。

日本疫情的爆发点可以说纯属意料之外,一艘名为钻石公主号的豪华游轮在1月20日上来一名中国游客。1月25日该游客在香港下船,突然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随后,该船在日本横滨港紧急停泊,经过检查,至今已有454人确诊被感染,其中189人为无症状感染者。

而真正引爆日本民众情绪的是在情人节的前夕,2月13日,一位神奈川县的80多岁的老太太因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去世,这是日本首例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死亡病例。至此,日本民众彻底坐不住了,对政府的质疑和批判随之而来,包括在日的中国人、华人也不再朋友圈里发美景,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日本疫情的官方和小道消息。

为什么一个死亡病例能让日本如此紧张?

除了日本政府面对突来疫情显得经验不足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日本的信息透明度实在太高,这一点不得不承认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厚生省的官员在调查患者接触线索时出现各种信息缺失,在日本媒体里都直言不讳地报道出来。其中,有一名和歌山县的农民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者,但他从来没有和中国人有过接触史,人们怀疑是因为他之前在一家医院看过病,而那家医院恰好就有一名医师被确诊。但当他去那家医院看病时,那名医生已经被隔离治疗,那么他又是如何被感染的?是否医院还要其他感染者,存在交叉感染的现象,厚生省的官员对此给不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公正地说,不能因此说日本政府不负责,但政府在这件事上至少是有点无知或低能的,这些消息被公开,民众当然人心惶惶。

另一方面,日本是一个比中国老龄化更加严重的国家,而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恰好是中老年杀手。虽说目前看起来总体致死率才不到3%,湖北之外的致死率更低,但如果按患者的年龄段来计算,恐怕能把没病的老年人吓出病来。

而日本自有特殊国情,受经济低迷的影响,还有33.2%超过退休年龄的男性和17.4%超过退休年龄的女性依然在跟年轻人一样辛勤工作,比如给人开出租,给人做手工活等等。这些人还得到处流动,接触更多的人。像第一个患病去世的那位就是这样一个老年人,如果新冠病毒在日本扩散,将对日本老年人造成不可估量的灾难。

日本不像中国,面对突然的灾害,说全社会总动员就能够马上动员起来,一切都得按法律法规走程序。如果要大面积隔离人群,目前似乎也是无法可依。在1月28日,日本众议院就将新冠病毒肺炎定为“指定传染病”,但只是归为和SARS一样的第二类传染病进行防控。似乎日本依然觉得,新型冠状病毒还达不到埃博拉、天花、鼠疫等在日本被归为一类传染病的病毒的杀伤力。不过,回顾历史,当年非典横扫中国北、广、深的时候,日本只发现了一名疑似病患的台湾游客。而今日不同往昔,如此疫情蔓延的危机之下,日本政府还以对待非典的态度对待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心还是大了一点。

所以,比一比就知道,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这个人类目前都还有诸多未知的病毒时,其实无论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都在初期会犯下轻敌的错误。用不恰当的话说,也许在这场大考之下,日本政府的表现出的低效和轻视,也许正是源于人类长期以来在承平日久大环境中养成的对自然的盲目自大和对自己的过度自信。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