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美疾控专家福奇:人类若不做出根本改变,新冠这类致命疫情不会是最后一次

2020-09-12 12:22
学术头条
关注

17 年前,和平年代的民众集体经历了战役般的生死考验,终于送走了 SARS 疫情。

之后,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专家,曾自豪地宣布,非典疫情不会再重演。

当然,事实证明,SARS 没能如愿成为我们这一代遇到的最后一个令人恐慌的大流行病病毒。

禽流感、猪流感、寨卡病毒、埃博拉...... 直到今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大家才深刻地意识到,在经济如此发达的今天,人类在病毒面前,仍不堪一击。

在世界顶级期刊《细胞》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美国著名免疫学家、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NIAID) 所长安东尼?福奇 (Anthony Fauci) 和 NIAID 医学流行病学家戴维?莫伦斯 (David Morens) 预测,随着人口增长、社会扩张和森林砍伐增加,疾病和流行病的大范围爆发和大流行只会在未来几年加速。

Fauci 博士和 Morens 指出,“过去十年,我们见证了前所未有的大流行爆发 —— 猪流感、寨卡病毒和埃博拉,2019 年底确认的新冠肺炎,只是一种意想不到的、新颖的、毁灭性大流行疾病的最新例子。”

“人们可以从最近的经验得出结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大流行的时代,造成这种新的危险局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复杂的,值得认真研究。”

Fauci 和 Morens 解释道,尽管新出现的传染性疾病从大约 12000 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革命开始,就一直威胁着人类,那时狩猎采集者们定居在村庄里,驯养动物和种植作物。

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新冠病毒爆发的数量在一个多世纪没有出现的情况下急剧上升。

这些病毒中的大多数是人畜共患病毒,即起源于非人类动物,通过一个称为 “中间宿主” 的过程传播给人类。

而导致这种传播的一些最普遍的因素,均与人类行为有关。

人口增长、拥挤、人类迁徙以及其他 “扰乱环境或导致新的人为生态位” 的行为,都导致了传染病的出现和传播。对于人类这样一个如此热衷于全球化和社会发展的物种来说,这将是一个两难的发展问题。

Fauci 和 Morens 还强调,“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变得越拥挤,我们旅行得越多,我们就为新出现的疾病提供了越多的机会。”

环境因素如拦坝蓄水、开荒,以及充斥着家禽和其他可能携带病毒的野生动物的菜市场,所有这些都增加了病毒爆发的风险,并进一步证明了 Fauci 和 Morens 所描述的 “人类活动和行为已成为疾病出现的关键决定因素”

他们的结论是,如果这些做法继续下去,那么 COVID-19 很可能只是即将到来的冠状病毒和其他突发致命袭击传染病的一个最新案例。

墨尔本大学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兽医微生物学教授詹姆斯?吉尔克森 (James Gilkerson) 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

Gilkerson 解释道,虽然流行病和瘟疫时有发生,但人口流动的大规模增加导致了风险的增加。再加上野生动物栖息地的破坏和人类更多地利用地球上的生存空间,这三件事将增加未来大流行病的风险。

Gilkerson 希望社会能够从 COVID-19 大流行中学习到,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未来疾病的传播,同时开发抗生素、抗病毒药物和疫苗来降低风险。

然而,Fauci 和 Morens 警告说,除非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对其行为做出重大改变,否则像新冠病毒这样的更致命的疫情几乎将不可避免地继续发生。

“随着人类社会规模和复杂性的增长,我们为基因不稳定的感染因子创造了无限多样的机会,使其出现在我们继续创造的尚未填补的生态位中。这种情况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人类主宰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对环境的日益极端的改变,引发了大自然日益极端的反弹。

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仅靠救命药物和疫苗,就能克服日益频繁的传染病和致命的突发事件带来的威胁,COVID-19 大流行是再一次的提醒,在一个人类主宰的世界里,我们的人类活动代表着与自然的侵略性、破坏性和不平衡的互动,我们将越来越多地引发新的疾病。”

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仍面临风险,大范围的疾病爆发仍将持续。而随着人类进入 “大流行时代”,COVID-19 大流行可能只是一系列日益频繁的病毒爆发中的一个。

图片标题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