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20.5亿美元交易完成!Silicon成全球唯一完成研发到制造的计算机制药公司

2021-03-11 11:30
财经涂鸦
关注

“突破传统新药研发中的卡脖子环节和效率问题。”

作者:罗宾 出品:财经涂鸦

据公司情报专家《财经涂鸦》消息,近日,软银投资的生物制药公司Roivant Sciences(下称“Roivant”)宣布以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Silicon Therapeutics股份,并支付额外的潜在监管和商业里程碑相关的费用,总交易规模为20.5亿美元。二者合并后的公司是目前全球交易量最大、也是唯一一家从研发到制药全产业链的计算机制药公司。

二者合并后,作为Silicon Therapeutics孵化者的成为资本将成为Roivant的大股东之一。据悉,成为资本在A轮对Silicon Therapeutics的投资金额为1500万美元,后又追加到5000万美元。此轮交易后,成为资本获得收益将有数十倍。成为资本表示,Silicon Therapeutics专注于基于集成计算提升新药开发速度和准确性,并且开发出了世界上最精确的的小分子力场,这一技术在生物制药前沿领域具有国际化突破的样本意义,将有助于推动中国制药业的弯道超车。

瑞士创立的生物医药公司Roivant通过成立子公司(Vants)来开发创新的疾病疗法并实现其商业化。Roivant通过抓住其他制药公司未能完成但却前景广阔的候选药物、成立子公司并推动其上市而一战成名,因此Roivant被称作“上市公司制造器”。Roivant十分注重对技术、数据方面的投资,为新药研发提供高效的工具。

Roivant能不断吸引专业人才来分析临床数据,设计和优化试验方案,并运用自己强大的融资能力来支持临床试验,从而提升新药研发的效率。因此在短时间内,公司吸引了头部投资机构及制药企业大方出手、诚意入局。

2017年8月,Roivant获软银11亿美元投资。2019年9月,日本住友制药宣布计划支付30亿美元预付款收购Roivant旗下5家子公司的股权,同时获得Roivant的10%股权和收购另外6家子公司的优先权。2020年12月,Roivant的TPD平台获韩国SK控股2亿美元的股权投资。

Silicon Therapeutics的诞生:物理计算平台驱动药物研发

Silicon Therapeutics是一家基于小分子疗法的综合药物计算物理研发平台。公司在美国波士顿和中国苏州两地都建立了核心研发机构,目前有两种研发药物已经进入了临床阶段。Silicon Therapeutics通过量子力学、分子动力学和统计热力学的自定义方法,以克服药物发现项目中的关键瓶颈,解决经过生物学和遗传学验证但以前难以治疗的蛋白质靶标。

Silicon Therapeutics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沛琪表示:“每年万亿美元的医药收入其实是针对人体内1%-2%的靶点(蛋白),而另98%的靶点被定性为无成药性,但这98%中有大量蛋白与疾病有关。我们希望用物理方法设计出制药行业还未设计出来的小分子。”

孙沛淇下定决心回国创业与两个视频有关,一个是史蒂夫·乔布斯在斯坦福的演讲视频激发了他创业的行动力,另一个就是成为资本创始人及执行合伙人李世默《两种制度的传说》TED演讲,让他对中国创业环境、巨大的市场产生向往。2013年回国后,孙沛淇先是在当时大火的养老等医疗服务领域摸索,而制药行业还很少有机构大力投资。孙沛淇在一次偶然机会中结识了李世默,两人不断交流后都认为,未来十年中国创新药发现领域必将有很多0到1的突破,因此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初创医药产品和资产。

之后孙沛琪从他父亲所在的哈佛实验室发现了一些突破性的方向。孙沛琪在实验室中看到了很多不能成药的靶点,而他的父亲透露出物理及集成计算平台驱动药物研发的想法。孙沛琪与李世默商量后,决定朝着这个方向去研究。孙沛淇表示:“不得不说,李总决策效率、高度信任和资金及资源的倾斜,给我坚持在这个方向上开垦下去提供了很大信心,同时压力也很大。”

让专家做最擅长的事

孙沛淇坦言,Silicon Therapeutics初创后,需要找到非常高标准的人才,“我们需要的是量子物理、化学物理专家,在此方面要有数十年的研究经验并用此方法模拟过生物蛋白,而且做过药物商业化的工作。这样的专家在全球也只有十多个。”

因为与孙沛琪有着相同的目标,Woody Sherman博士和徐华风博士成功加入了Silicon Therapeutics。Sherman是计算化学和生物分子模拟领域公认的领导者,曾在Schr?dinger(SDGR.US)担任高级科学主管12年。徐华风是新型分子动力学方法的先驱,曾在DE Shaw Research工作了12年。

孙沛琪在介绍与两位顶尖专家如何开始合作时表示,当时针对医药的计算物理团队或公司以卖软件给客户的模式为主,客户购买软件去研发新药。而近几年计算物理在生物医药方面的技术进步非常快,研发团队可以直接用新的技术平台研发新药,之后进行临床试验。“我们公司希望自己设计别人设计不出来的产品,科学家们不用担心软件上的问题,挖掘直接适用于患者的新药,”孙沛琪说。

从理论模型到产品——“煎熬”的猴子试验

STING是无成药性靶点中最重要的之一,与肿瘤、疫苗佐剂、B型肝炎病毒有关。但很多年都没有人设计出一个真正针对STING的小分子。因此首个STING小分子激动剂在猴子毒性试验过程是孙沛琪团队觉得最难熬的一个阶段,因为这不仅要验证公司开发的平台和应用程序是否能够从理论层面过渡到产生实际价值,也决定着能否按照计划顺利进入随后的临床试验,否则一切都要推倒重来。孙沛琪表示:“时间很紧张,李总连续一个多月每天晚上锲而不舍问我同一个问题,猴子还活着吗?但在这最难熬的等待阶段,有李总这样并肩战斗的投资家一起来费心整个过程,给我很大支持。”

猴子试验主要是为了验证药物的安全性。40多天后,STING小分子激动剂的猴子试验成功,目前已经进入第一阶段临床试验。从开始设计STING小分子激动剂到猴子毒性试验,Silicon Therapeutics仅用了两年的时间,相较于业内平均速度提升了一倍。

在新药领域突破传统量子计算效率

Silicon Therapeutics的计算平台由专有的超级计算集群和定制硬件提供支持,可在生物学上有特定意义的时点上进行精确的“全原子模拟”。该计算平台与生化物理、医学化学和生物学的实验实验室紧密集成,可利用生物物理数据增强模拟来促进候选药物的快速发展。公司已使用此方法发现了多个候选药物。

在解释Silicon Therapeutics核心技术时,孙沛琪表示:“我们可以精准模拟人体内蛋白,包括蛋白、小分子周围水滴原子之间的关系,构成一个7万至十几万原子的系统,计算每个原子的自由能,精准生成这些原子的行动轨迹。虽然单个原子之间的互动在很久之前已经能被传统量子物理学方法模拟出来,但是几万数量级的原子模拟需要我们运用“分子立场”等方法加速构建并保留精准度。第二,我们可以把以上过程生成高清的实验室的模拟视频。第三,我们可以从模拟视频中识别出相关蛋白最重要的去向。”

不断攻破卡脖子问题

收购Silicon Therapeutics为Roivant的TPD(靶向蛋白降解)平台提供了支持和补充。TPD平台将由VantAI的高级机器学习模型提供动力,这些机器学习模型在专有的降解器特定的实验数据上进行了训练,并由Silicon Therapeutics专有的计算物理功能提供支持,这有助于解决降解器设计和优化的许多特定模式上出现的挑战。

将Silicon Therapeutics和Roivant的VantAI集成在一起,可以使Roivant能独特地捕捉计算物理和基于机器学习的药物设计方法中的强大功能。例如,通过结合专有的计算物理模拟作为VantAI特定于降解程序的深度学习模型的训练数据。Silicon Therapeutics和VantAI的结合还为Roivant提供了独特的优势,可用于设计针对难标靶的其他类型的新型小分子药物,例如变构抑制剂,分子胶水和高亲和力配体。

Roivant有关方面表示,Silicon Therapeutics以集成计算克服药物研发的关键瓶颈、提升药物研发效率的技术能力,是我们实现成为蛋白质降解领域领导者路上的关键加速器。合并Silicon Therapeutics后,相信新药研发各环节中的卡脖子问题将会获得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而Roivant与Silicon之间联姻的意义不仅于此。孙沛淇进一步对表示:“Silicon Therapeutics与Roivant的愿景是相同的,都是通过技术去改变制药行业。Roivant此前用计算驱动药物研发的能力更强地体现在临床阶段和销售阶段,而Silicon Therapeutics的物理计算平台是专门针对临床前的早期研发,因此我们和Roivant合并后相当于将制药产业链上从芯片、软件、计算方法、实验、临床到销售整一个环节拼接完整,让我们双方都朝着的建立21世纪制药集团的愿景迈进了一大步。”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