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荒唐的民科“静脉疗法”,为何能在美国中产中大行其道?

2021-05-14 14:00
放大灯
关注

20世纪下半叶,一名巴尔的摩医生约翰·迈尔斯开始向患者静脉注射复合维生素和矿物质,辅助治疗一些慢性疾病。

1984年,迈尔斯医生去世,接力棒传到了他的同事——艾伦·加比手中,由他继续为患者提供这种治疗。2002年,加比把这种疗法发表在一份名为《替代医学评论》的期刊上,并命名为“迈尔斯鸡尾酒”[1]。事实上,刊名中的“替代医学”,是指那些不能纳入标准循证医学的疗法,草药、瑜伽、冥想甚至气功都被归入“替代医学”范畴。

但他不会想到,巴尔的摩的一阵风,十余年后席卷了整个美利坚,成了麦当娜、蕾哈娜、Lady GaGa等欧美Diva纷纷赞美的“静脉疗法”[2]。

很快,这一疗法便遭到专业人士的反对,不建议健康的人尝试。有营养学家直言,静脉疗法不过是在制造“昂贵的小便”罢了[3]。

可为时已晚,美国人已经对这种疗法着了魔,被静脉疗法公司牢牢拿捏了。

大绵羊 | 作者

放大灯团队 | 策划

一支吊瓶解千愁?

早些时候,静脉疗法并不像现在这么火。第一批尝试静脉疗法的人,大多都在家里挂吊瓶。

得益于美国完善的私人医生制度,在家里挂个吊瓶再平常不过。美国的家庭输液治疗市场十分庞大,2020年占据全球51.7%的份额,是全球最大的市场[4]。开完Party的年轻人,找家庭医生挂一瓶复合维生素缓解宿醉,也成了家常便饭。

只不过,静脉疗法没能在家庭医生手里发扬光大。想要真正出圈,还是要靠资本的力量。而第二批接受静脉疗法的人,大本营从家里变成了诊所。

2010年以后,美国出现了一批商业公司。它们要么与诊所合作,单纯做个供货商;要么雇几个护士,自己开几个输液吧(IV Bar),为附近的居民提供静脉输液的服务。在Google以IV Bar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你会看到输液吧已经开到了美国各地。

以纽约为例,输液吧只开在闹市区

这些输液吧大多只开在当地的闹市区,为附近居民提供线下服务——当然,静脉疗法的定位决定了,输液吧的位置只会集中在城市。

静脉疗法本是一种辅助医疗手段,可在商业公司嘴里,却成了一种健康但昂贵的生活方式。尽管上帝也不知道这些打进静脉的神秘液体到底有没有用,但这些公司提供的服务,直击城市中产的心理需求。

注射液里都有什么?一些常见的维生素、蛋白质和矿物质类成分。它们被包装出“增强免疫”“消除疲劳”“改善睡眠”等功效,令中产阶级心驰神往:

看这些功效眼熟吗?眼熟就对了……

不谈这些注射液是否真的有效,但最重要的是,在各种心理暗示和掏出真金白银后,消费者们对此相当买账,在Twitter上就能看到对静脉疗法的赞美。

“今天我尝试了静脉疗法,效果绝了。”——推特用户

静脉疗法公司虽然数量多,但规模一般不大,NutriDrip和Reset IV是业内少见的两家有融资需求的公司。

NutriDrip成立于2014年,旗下有15种静脉注射液,价格从119~599美元不等。2020年1月,NutriDrip决定拓展业务,寻求A轮融资。

联合创始人Asa Kitfield表示:“在过去三年中,即使在开设新店的同时,NutriDrip仍以60%至80%的年增长率增长。”于是,他们决定融资,加快扩张速度,“我们想看看这个市场,在本地和全国的饱和度能达到多高。”[5]

虽然后来融资因各种原因取消[6],但这并没有影响到NutriDrip的扩张。

2020年2月,NutriDrip与美国赌业巨头永利度假村达成合作,把输液吧开到永利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酒店,这是世界最贵度假酒店之一[7]。另外,NutriDrip也与美国高端健身品牌Equinox合作,在后者的健身会所和酒店里,提供同样的服务[5]。

成立于2016年的Reset IV,是另一家规模较大的高端静脉疗法公司,输液点分布在拉斯维加斯、迈阿密、洛杉矶、华盛顿等东西海岸经济重镇。

跟NutriDrip比起来,Reset IV的价格高得离谱——即便是一瓶1000毫升的生理盐水,价格也要159美元。

价值159美元的生理盐水 | 图片来源:Rest IV官网

而最贵的NAD+注射液,宣称可以恢复神经和肌肉功能,甚至延长寿命。根据Reset IV的建议,这份每剂售价799美元的注射液,每4~10天输液一次,相当于每个月花费2400~6000美元,这个价格可不是谁都负担得起[8]。

高定价拦不住美国中产的消费热情,截止2020年,Reset IV旗下诊所共接待超过13000名客户。

你不光能买到Reset IV的产品,还能买它的股权。2020年2月,Reset IV启动了一项众筹融资,以1.04美元/股的价格,从3468名投资者手中筹集了107万美元[9]。

根据这个众筹活动的网页,该公司自2018年2月起,在拉斯维加斯提供静脉疗法服务。2018年当年营收126万美元,到2019年营收达233万美元,涨幅超过85.5%,毛利率高达65%[10]。

一种医疗手段,就这么成了个嫌贫爱富的生意,但这一次,美国的有钱人可能也要失望了。

只要公司敢说,美国人就敢信

实际上,围绕中产阶级的健康诉求,硅谷诞生了一代又一代骗子创业公司:滴血测癌的Theranos,售价高达699美元的假榨汁机Juicero……静脉疗法可能只是还没破灭的下一个。

Juicero榨汁机,只是帮你把早已榨好的果汁挤出来

静脉疗法的兴起,与美国人的生活习惯有关。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指出,自1940年起,美国人就有服用维生素补剂的习惯。到2021年,已经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在服用维生素或矿物质补剂[11]。

商业公司抓住美国人对维生素的依赖习惯,在宣传中强调“维生素滴注的利用率比口服更高,效果更好”的概念。糟糕的是,消费者也真的信了,“注射剂的功效比口服补充剂强得多,因为它们能被全部吸收。”有消费者这样描述[12]。

新婚夫妇婚礼刚结束,就双双挂上吊瓶 | 图片来源:Instagram

新冠疫情也给静脉疗法公司送了助攻。

2020年4月,西班牙一份医学期刊中的研究宣称,“静脉使用维生素C和静脉注射臭氧对早期新冠患者来说,是两种简单、协同且低成本的辅助疗法。”[13]该文作者帕帕达科斯博士,是罗切斯特大学医学中心的重症医学主任,曾多次获得全美最佳医生的荣誉[14]。

这一论调让美国静脉疗法公司集体高潮,纷纷推出“能够预防新冠”维生素C注射液。一家位于密歇根州的SPA专门针对新冠患者,推出维生素C滴注服务,声称是“全国各地的医院同款”[15]。

但静脉滴注的效果,远没有公司描述得那样神奇,而且连基本的安全性都没有论证。

英国饮食协会的马塞拉·菲乌扎认为,静脉疗法并无科学依据,且具有潜在危险性,“除非患者肠功能衰竭,否则没有必要通过静脉补充营养。”[3]另外,静脉注射维生素还会增加肝肾负担,甚至引发感染[16]。

美国官方也看不下去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早在2018年便警告称,那些宣传能够治疗癌症、多发性硬化症和心力衰竭的输液吧都是骗子[17]。2019年,FTC又发文指出,没有资料证明静脉疗法有效,并且因为静脉输液绕过了消化系统,它可能还不如口服维生素有效。同时,FTC还点名批评一家静脉疗法公司,称“这家公司经营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医学实验室”[18]。

饶是如此,静脉疗法公司的老板们,仍然持续向公众输出着反智言论,这些传播话术并不高明,甚至还有点眼熟。

有人认为只有静脉输液才能补充水分——

Vitality IV Bar合伙人Coryell说:“ 很多人摄入的水分不足,而静脉滴注能够补充水分。”[19]V Bar franchise创始人Keri Rudolph也鼓吹,大多数人都处于长期脱水的状态,而静脉输液能够立刻改善这一情况[20]。

有人认为静脉注射能够调整生活状态——

FOX 2 Detroit的官网称,“快节奏的生活中,人们的能量水平很低,很难抵御无处不在的细菌和疾病。”[21]而REVIV称静脉疗法能够“帮系统排毒”和“清洁器官”,该公司CEO Mia说,“人们长期处于疲劳和压力状态,静脉疗法可以帮助我们恢复最佳状态。”[22]

NutriDrip联合创始人Asa Kitfield的言论更过分,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NutriDrip并没有为其疗法做过承诺,但表示,公司和消费者都坚信其疗效。”[5]

如此荒唐的民科,为啥能在美国中产群体大行其道?

美国人一思考,资本家就发笑

美国建国时间不长,反智主义历史贯穿始终。

17世纪初,一艘名为“五月花号”的货船离开英国,驶向美洲大陆。当36名落难的清教徒和66名破产者、流浪汉踏上新大陆那一刻,也把反智主义种在了这片土地上。

1828年,安德鲁·杰克逊赢得大选成为美国首位平民总统,并开始推行他的“杰克逊民主”——不相信专业知识,反对精英把持政府职位,鼓吹文盲式的大众民主。

1952年大选,艾森豪威尔瞧不上代表知识分子的史蒂文森,说他是“不谙世事的书呆子”,后来又打击面扩大到整个精英阶层。待他赢得大选、入主白宫,全美上下更掀起一场“反智狂欢”。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知识分子已经成了全美最不受待见的群体。《时代》周刊也发文称,艾森豪威尔的胜利“昭示了一个长期以来堪忧的事实:美国的知识分子和民众之间,病态地横亘着一条巨大的鸿沟。”[23]

冷战后,美国教育行业又开始奉行娱乐至死的“奶头乐教育”,剥夺了这一代人独立思考的能力。美国反智主义就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野蛮生长[24]。

美国著名演说家苏珊·雅各比在《反智主义》中提到,今天的美国,精英主义和民粹主义的鸿沟越来越宽,新保守主义者彻底把“知识分子”变成了一个政治上的贬义词。她认为,“美国如今染上了一种将无知、反理性主义与反智主义交织在一起, 在技术的作用下突变的病症,它比过去那种周期性的疾病更加危险。”[25]

新冠疫情中的美国,终于尝到了反智主义的恶果。

2020年3月29日,美国牧师肯尼斯·科普兰受一档电视节目邀请,“作法”审判新冠病毒[26]。

左一便是正在这位“作法”的神奇牧师

而美国人对知识的漠视,也让全世界人为美国的疫情防控捏了一把汗。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于2020年的调查显示,美国共和党中只有27%的人信任科学家和31%的人信任医学[27]。

不信任科学的后果是什么?我们也看到了——2020年4月24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疫情通报会上语出惊人,提议向人体内注射消毒剂消灭新冠病毒[28]。两天后,伊利诺伊州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埃奇克在发布会上抱怨,称该州有毒物质控制中心接到关于误服消毒剂的咨询电话大幅上升[29]。

截止发稿前,美国因新冠疫情累计死亡近60万人,反智主义难辞其咎。

嘲笑完了美国,也得谨防反智主义的这把火烧到自己家里。毕竟在我们的新闻里,也有过把新鲜的混合果蔬汁输到静脉里的“自杀式养生”,还有在2012年,湖北孝感曾经出过一个“吊瓶班”,让高三学生一边输着氨基酸水一边冲刺高考。

只不过,这班50多名考生还是辜负了学校的厚望,无一人达到一本线[30],而输液疗法,也跟着成了一个荒唐的笑话。

References:

[1] History of IV Therapy

[2] IV vitamin therapy: celebrities love it but 'no evidence' it works

[3] Is it really worth injecting vitamins? 

[4] Home Infusion Therapy Market Size, Share & Trends Analysis Report By Product (Infusion Pumps, Needleless Connectors), By Application (Anti-infective, Chemotherapy), By Region, And Segment Forecasts, 2021 - 2028 

[5] NutriDrip, ahead of funding round, sets up aging and hangover treatments at Wynn Hotels, Equinox 

[6] NutriDrip Valuation & Funding 

[7] NutriDrip by Clean Market to open at Wynn Las Vegas Spring 2020

[8] Nad+ IV Treatment 

[9] Reset IV Valuation & Funding 

[10] Reset IV众筹股权页面

[11] Multivitamin/mineral Supplements

[12] I Tried It: Vitamin Injections

[13] Two Synergistic Adjuvant Therapies Help Fight COVID-19 

[14] Peter J. Papadakos, M.D. Contact Information 

[15] Allure Medical Spa doc who pushed vitamin C to prevent and slow COVID-19 charged with health care fraud 

[16] There's Something You Really Need to Know About IV Vitamin 'Shots'

[17] FTC Brings First-ever Action Targeting “iV Cocktail” Therapy Marketer 

[18] People are paying $170 for medical treatments at ‘IV bars’— and they don’t work 

[19] Vitality IV Bar Brings Vitamin Infusion Therapy to Broad Ripple 

[20] Vitamin therapy is for drips 

[21] New Drip IV Therapy and Hydration location in Birmingham 

[22] Wealthy South Africans are swearing by a R3,000 vitamin injection - but scientists urge caution

[23] 美国的反智主义:知识分子和民众之间横亘着一条巨大的鸿沟 

[24] 谁是Q——透析美国政治中的“反智主义”

[25] 苏珊·雅各比.反智时代:谎言中的美国文化[M].新星出版社:,2018:13-14.

[26] Judgment Is Executed on COVID-19: by Kenneth Copeland 

[27] Trust in Medical Scientists Has Grown in U.S., but Mainly Among Democrats 

[28] 注射消毒剂杀新冠病毒?特朗普言论引风波

[29] 误用消毒剂如何处理?美国伊利诺伊州咨询电话大增 

[30] 湖北史上最牛“吊瓶班”无一人考上重点大学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