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云变阵,背后有怎样的原因?

2021-04-12 15:42
科技杂谈
关注

4月9日,华为发布内部文件,任命徐直军为华为云董事长,余承东为华为云CEO。

同时,Cloud BU新增两个副主任,分别负责企业业务和流程IT。

这是今年以来,华为第三次对云业务展开战略调整。

在此之前:

1月27日,余承东被任命为云与计算(Cloud &AI)BG总裁(兼)、云与计算BG行政管理团队主任。

4月2日,云与计算BG被撤销。

此时,距离2020年1月,华为云BU和存储、服务器等部门合并,成立云与计算BG,仅仅过去15个月。

2020年,华为的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68%,在华为所有业务板块中增速居首。

根据Canalys数据,截至2020年四季度,华为云已经成长为中国公有云市场第二名。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高速成长的全新部门,却遭遇了如此剧烈、频繁的变动。

背后到底有怎样的原因?

【1】

在中国云计算历史上,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场面",是2010年春天,中国第二届IT领袖峰会上,关于"云计算"的一场讨论。

李彦宏说,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马化腾说,云还是概念为时过早;马云说,阿里已经摸索了一年多。

华为的入局,也正是在这一年冬天。

2010年11月,华为发布端到端的云计算解决方案,启动"云帆计划",正式进入云市场。

"华为在云平台上,要在不太长的时间里赶上、超越思科;在云业务上,要追赶谷歌。"任正非当时放言。

此后,华为以每年一次的节奏,持续举办云计算大会,不断更新自己的云产品、云服务和云生态。

如果只看时间线,这个时点并不晚,甚至称得上相当早。

但为什么任正非的豪言,多年之后仍未成真?

关键原因在于,在这很长一段时间里,华为的云业务定位,还只是做供应商,给运营商、企业客户以及其他云公司提供各种基础设施。

对于当时的华为来说,云业务就是用一些云计算的概念,或者一些云计算技术,给自己的硬件产品换个包装。

比如盒子,比如桌面云,比如IDC,东西还是那个东西,只是换了个营销方式。

换句话说,当时的华为的云,和现在大家理解的云,完全不是一码事。

不过,华为之所以这样做,也有自己的苦衷。

作为一家硬件基因的公司,无论运营商、企业,还是消费者,甚至"云业务"本身,在华为的收入结构中,大头都是硬件。

与华为其他主业相比,云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小生意",但作为一个重资产业务,要做大规模,却必须先进行巨量投资,甚至连回收周期都看不清楚。

以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为例,近年来的云投入,每年都是几百亿到上千亿人民币规模。

2011年,马云说,"每年给阿里云投10个亿,投个10年,做不出来再说"。结果阿里云真的到了10年之后,才开始盈利。

更关键的症结是,如果华为自己入局云市场,也会对它的商业生态带来破坏。

在运营商心目中,华为进行云计算技术的研发,就是为运营商提供产品和技术,支持他们布局云市场,对外提供云服务。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华为特别强调"上不碰应用下不碰数据",正是为了让包括运营商在内的客户安心。

如果华为也入局,自己做公有云服务,就会跟变成客户抢生意,导致客户对华为失去信任。那么华为自身的品牌形象以及存量业务,都有可能受到破坏,甚至是致命打击。

所以,对于云业务究竟应该做什么,不做什么,华为内部始终态度纠结。

比如,华为的管理层对要不要自己做公有云的问题,就一度有过激烈的分歧与争论。

最终,我们看到,在长达7年时间里,华为从未在云业务上真正发力。

它只是产品与解决方案(P&S)的一条产品线,华为核心业务的一架"僚机",为运营商和企业客户提供基础设施,再由这些客户对外开展各种业务。

比如,在运营商市场,以桌面云为切入点,推动云IDC市场发展,助运营商实现ICT转型。

比如,在企业与行业市场,联合合作伙伴,提供云计算解决方案。

任正非甚至在内部讲话中强调,华为云需要基于电信运营商的需求,来做云平台和云应用。

华为云变阵:从可进可退的棋子,到没有退路的“全村希望”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