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爱亿生金欣:如何让医生、护士、患者、医保、商保、医药六方共赢?

2019-01-10 10:15
多肽链
关注

医疗的本质不是靠检查,不是靠卖药做出来的,而是靠服务。

从事AI数字医疗行业一定要从医疗本身出发,技术只是辅助的工具和手段,只有真正支持好医疗服务,才会产生巨大的价值。

——爱亿生健康创始人、CEO金欣

本文为多肽链丨多肽学社原创

作者丨杨慧林

翻开朋友圈能看到金欣给自己的标签有两个:AI+医疗、户外运动。他曾多次越野冲浪腾格里沙漠,也在-25°C和狂风并肩奔跑过。

“医疗AI”这一标签则是由于他是爱亿生健康的创始人。这家专注于智能医疗慢病管理的企业意打造中国慢病医疗生态智能医学引擎。

事实上,从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网络硕士毕业后,金欣曾在爱立信、惠普、美国Redback Networks任职,有20年互联网、电信、IT跨国公司市场运营经验,深谙大数据的使用之道。

这为金欣创立爱亿生健康奠定立基础。

从爱亿生成立起就在动态中不断地挖掘数据价值,探寻商业模式,用一套发展逻辑支撑起一套体系。2014年至今,系统已经覆盖了100家医疗机构,100万患者。

金欣说:“虽然公司成立5年,但前期的技术储备用了10年时间,有相当的技术门槛。不同于一般的医学影像或语音类机器人,这是一个真正临床级别的人工智能产品。”

国家指南+AI+慢病管理

“慢病医药费用90%以上都是由医保报销,这个费用占总医疗总支出负担的70%。”

把慢性病相关的国家指南跟人工智能相结合,形成爱亿生的核心产品——国家指南人工智能慢病管理系统GDS(Guideline-based Decision Support),这是一个基于指南的临床决策支持系统和一系列自动生成结果的临床工具。

国家指南,是医学界的专家共识和临床标准。关于群体的慢病防治,国家权威学术机构,组织国家级专家,经过3~5年的循证医学研究,形成研究成果,经过专家讨论形成共识,应用到大人群的慢病防治中。

GDS首先它是一个医疗的产品,而不是IT产品。

“GDS它就像劳斯莱斯航空发动机,即可以推动波音,也可以推进空客,它是慢病管理的医学引擎,推动各种慢病管理体系的建设和运,解决的是基层规范服务能力和效率,以及专科与全科临床协同的问题。”金欣说。

目前,GDS针对心脑血管病,包括高血压、糖尿病、血脂异常、冠心病、脑血管病,痛风、半胱氨酸血症这7种慢性病,采用了18部相关国家指南。“我们拥有15项软件著作权,能让指南最大程度落地。”

GDS主要分为三大块:医生助手包括门诊助手、随访助手、慢病查房和出院助手等,辅助医生的临床工作,包括慢病门诊、随访和签约群体病人的管理等。

“我们的应用系统会嵌入到HIS界面上,后台与患者的电子健康档案和电子病历对接,为医生提供病情分析,风险评估,治疗目标,指南治疗建议,随访规划和跟踪执行等工具。”

身边护士一方面可以针对患者的慢病病情,随时做个体化的咨询。

另一方面可以做慢病监测。对血压、血糖连续的监测提供一站式指导,患者量完血压,一键式传到云端,云端GDS做分析后,把分析的结果回传到手机上。通过自动解读,提示两个最关键的信息:上传数据的临床意义是什么,需要注意什么,提升患者量血压的积极性。

AI慢病大数据GDS可以了解医患之间医疗行为的全过程,连续采集的实时数据与相应的疗效相关性比对,进行临床级别的AI挖掘,对全人群慢病防治,重点人群和高危人群的个性化管理,对医生和患者的绩效管理,以及医疗机构的创新管理,都具有全新的意义。

比如在慢病随访的过程中,比较一年随访不同次数产生的医疗效果的不同,AI慢病大数据可以得知,从临床和卫生经济学角度,最佳的随访次数应该是多少。

金欣解释说:“以前医生学习指南,通常都是通过参加培训,然后与自己的临床工作结合起来,现在GDS系统综合慢病相关指南,模拟医生临床思维,把指南自动转化成临床工作的工具。GDS就像是一个机器人医生助手,驻在每一个HIS终端里面,每一个医生的工作站里,同时又像患者身边的护士,驻在每一个患者的手机里,让指南变成医生临床和患者居家自我管理的一部分。”

医生是爱亿生最重要的客户,金欣说:“用系统帮助医生去管好患者,介入到医疗行为全过程,让医生和患者体验提升。有了数据,也就是铺了路。”

GDS有远程慢病查房工具,帮助大医院将所辖社区医院,作为医联体的虚拟病房,专科医生和全科医生,对重点慢病病人实施查房式的远程临床协同,并实施有效的双向转诊。充分利用医联体的整合资源为患者服务。

实际上专科医生、全科医生、护士,这三类医护人员对患者连续性地沟通、服务,使治疗方案不断地调整优化。也就是说有一个医疗服务体系来为患者服务。

利益共同体带来多方共赢

如何降低不合理的费用增长,减少无效治疗用,节省可观的医保资金,推动慢病医疗生态的建设,是金欣一直考虑的问题 。

都说慢病管理不赚钱,或者太不容易赚钱,模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爱亿生提供B端的供给侧支持,像医学发动机,支持医疗机构,在慢病管理上发挥出价值,而盈利模式,则是在与医保、商保和医药的合作中,逐渐摸索出来的。

·医保。金欣举例说明,基本上全国的医保在各地区略有差异,但总体来说报销模式相差无几,拿综合性慢病的医保1年报销5千块钱来说,100万人口中,核保的慢病病人大概10%,即10万人,这就是5个亿。而每年慢病费用的增长在20%~30%左右,今年5亿,明年就是6亿。

“慢病费用的90%都是由医保报销。对医保来说,慢病管理的价值,体现在有效控制医保费用不合理的增长。谁是最大的经济受益者?医保费用下降,医保是最大的受益者。”

通过慢病管理,慢病人群的住院和并发症大幅度地下降。“我们把费用数据和诊疗数据打通,也就是把医疗行为跟卫生经济学的效果产生关联。”

·商保。爱亿生全过程监控慢病管理,了解、支撑和干预医疗行为,分析费用发生的关键点,然后进行相关的临床维度的风险控制。

在过去的一年,华北某大省的一个地级市采用了此种合作模式后,慢病费用的增长,从23%降低为零增长,相当于节省了一个亿。

“政府后续将节省的费用再投入,其中一部分就是购买临床大数据和医学风控运营服务。”金欣说。

·医药。“慢性病需要连续地用药,70%的费用都花费在医药上”金欣指出。

医药创收就是把整个城市里无论是社区还是在三级医院的慢性病患者所开的药都不从药房里拿,而是建立一个慢病城市中心药房,直接配送到户。

也就是说慢病患者的用药不是以医院为单位来采购,而是以一个城市为单位来采购,这样减少了流通的环节降低了成本,这节省下来的资金,同样可以再投入,对居民、慢性患者提供更好的慢病管理服务,形成良性循环。

此外,如何调动慢病管理的主角,医生和患者的积极性,是利益共同体能否达成一致的关键。所以,必须将一部分节省的慢病费用再投入,用来激发医患慢病管理的动力和实施个体化绩效管理。

患者首先必须要签约,可以首诊在大医院确诊慢病,但是病情稳定治疗方案确定之后,治疗就是在社区,由家庭医生用GDS提供连续服务。

用GDS为核保慢病患者生成慢病控制目标,包括血压、血糖和血脂等,成为患者和医生之间签约的绩效管理目标。对于患者来说,到年底在医保报销中,比如5000元,有30%是个人支付的,即1500元,如果年内达标的话,可以返现50%。也就是在医保报销中,个人实际支付750元。慢病的连续控制很重要,第二年持续达标的话,再赠送患者商业健康险。患者的依从性和自我管理的主动性大增。这些钱从哪里来?都是从减少的住院和大病并发症费用上出来的。

对医生的激励是,每签约一个患者,按照GDS生成的同样的患者慢病防治目标,年底达标的话医生能拿到120元签约服务费。如果医生签约管理1000位患者,1年12万,这个收入对基层医生相当可观。

“医保基金的平稳运行问题解决了,百姓的健康大大提升了,医生服务得到患者认可和经济回报,我们这些资源提供方和运营方,在大医疗环境下充分地体现了价值,也得到相应的商业回报。利益共同体,最终打造了健康共同体!”。

金欣说:“慢性病不是看一次就结束了,重要的是连续地跟踪服务。把全年12个月的随访规划都做好,形成慢病管理计划。这能使得医生和患者之间慢病管理的行为规范化、个性化、精细化。”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