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高值耗材4+7即将正式落地!部分医疗器械代理商的灭顶之灾!

2019-07-08 15:13
医库
关注

6月21日,安徽省发布《安徽省省属公立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谈判议价(试点)实施方案》。这代表着,高值耗材“4+7”带量采购正式落地了!

方案的重点有以下几个:

产品范围:分别占2018年省属公立医院骨科植入(脊柱)类、眼科(人工晶体)类高值耗材采购量70%,90%的产品。

限价参考:2016年以来全国省级中标价或者挂网限价的最低价、省属公立医院2018年实际采购价的中位价、平均价、最低价(具体取哪个专家论证一定)、两票制中的第一票价格。以上三个中的最低价作为入围参考价,在此基础上谈判。

采购量:医疗机构采购谈判成功的产品的量不得低于2018年该产品量的80%。

其他要求:必须符合两票制,必须网采,零差价销售,不得二次议价。

其实之前国家医保局对高值耗材带量采购进行时曾提到,“集采或将从心血管介入器械(支架)切入”,同时还将对支架产品进行分类编码,为集采做准备。但是此次安徽省的耗材集采并没有从心血管产品入手,而是从骨科和眼科产品开始。

集采的品种选择倾向

众所周知,药品是标品,但器械耗材的品类分布非常多,非常细,还有很多定制品,价格体系难以平衡,集中采购挑战非常大。带量采购的本质就是以量换价,因此,如果要推进器械耗材的集采,一定是找市场相对成熟,生产和使用量较稳定的大品种,例如外科缝线、吻合器、心脏瓣膜、心脏支架、植入钢钉等。此次安徽省集采的第一批品种骨科和眼科产品,就符合这样的要求。

器械耗材集采的困难

1. 少数医生掌握大量资源

药品的4+7集中采购虽然遇到了很多困难,但还是很快推广了下去,因为药品有广泛的受众,同时遍布全国各地,而基本上每个医生都可以给患者处方,在城市等级医院和基层地区可以做到标准化。

可是器械却完全不同!器械是少数手术医生掌握大量资源,在某一个学科领域能做一些手术的医生可能只有一两千,特别优秀的只有几百个,甚至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的等级医院,换句话说,他们有强大的能力来影响患者和器械代理商的行为。

2. 高值耗材利益驱动严重泛滥

由于部分科室少数医生把控大量业务,因此在高值耗材领域,利益驱动严重泛滥,整个行业基本上都是以回扣为主的销售驱动方式,的确很难合规,刚被双开的苏大附院的心内科主任,据传多年来捞钱上亿,而这可能只是器械耗材领域腐败的冰山一角!数量很小的这批手术医生,如果集采后价格大幅下降,没有了利益,那他们有很多办法对器械耗材进行替代,来降低使用集采耗材进行手术的数量,而且以医疗安全与患者选择的名义!

3. 手术无法标准化

随着DRG付费改革的推进,我们了解到,药物治疗标准化比较容易,但是手术治疗很难标准化,手术过程中有非常多的情况和意外,医生如果用手术需要个体化差异的名义,选择各种各样的方式绕过集采产品,又如何监管?集采的主力型号是A,但是其他型号B(自费)能不能代替呢?其实医生是可以通过一些技术代替和叠加器械耗材型号的。器械耗材和药品的巨大区别之一就是标准化的问题!

4. 器械耗材更新替代非常快

标准化的药品生命周期非常长,很多常用产品甚至20年都不会更新,但器械比如心脏支架,瓣膜,起搏器,骨科器械等产品的新材料新技术的应用创新是非常快速的,每年都会创新。一年一次的集中采购可能会导致患者用不上最新最快的器械产品。

因此对器械耗材行业影响力更大的会是DRGs。DRGs并非临床概念,而是一个卫生经济学概念——希望用最合理的钱,救助更多的患者。所以从宏观来说,DRGs是鼓励标准化并且抑制创新的。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