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砸19亿建三甲医院,茅台在医疗健康赛道上的“猪突猛进”

2021-04-14 09:13
有牛财经
关注

茅台的医疗事业,做得是越来越红火了。

据财经杂志报道,遵义医科大学茅台医院将在2021年6月建成投用。按照计划,茅台医院将在4月底完成所有土建和外装,5月底完成内装。按照茅台的目标,这家医院将按国际化标准打造,最终成为“贵州第一,全国知名”的三甲医院。

为此,茅台已经在花重金招募医师,从茅台集团的官网上可以看到,茅台医院主任医师的年收入高达60万元,仅比茅台集团总经理李保芳的薪酬低了约20万元。

根据茅台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为打造这栋三甲标准医院,茅台集团投入了19.42亿元的资金,规划中包括一栋19层的综合楼、一栋12层的专家楼,另外还有一栋10层的教学科研楼和一栋2层的感染科楼,项目总用地面积达到105亩。在床位方面,茅台医院将设置1000张床位,而仁怀最大的公立医院——仁怀市人民医院也仅有912张床位。

从一系列的投入中不难看出,茅台在做医院这码事上是很认真的。然而,自从2020年民营医院行业预冷,资本退场,体量巨大的民营综合医院已经普遍不被跨界而来的企业看好。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茅台的“逆势行军”又能否成功呢?

跨界造医院,茅台有戏吗?

从数据上来看,2020年的民营医院行业显然已经迈入冰河期——根据普华永道公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健康行业并购市场回顾及展望报告》显示,一年里,境内医院的并购金额仅为119亿元,较2019年(144亿元)降低了44%。此外,市值曾一度超过300亿的“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也在去年8月因身陷债务困境,最终落得破产重组的下场。

而数年前的民营医院行业可不像现在这样低迷,彼时,大批界外企业争相竞逐民营医院的所有权,将庞大的综合医院视作最佳收购标的。例如以工程投资起家的神州长城——这家企业曾经放出豪言,要“收购100家医院,打造一个医疗集团”。前文所提及的恒康医疗,也曾多次谋求收购综合型民营医院,这其中包括瓦房店三院等。

相比规模较小的专科医院,综合医院有着体量大、资源占有量更高、现金流稳定等特点,在上市公司们看来,综合医院的业绩提升相对比较容易,这才有了几年前的疯狂并购浪潮。

然而,体量大这一特点也为综合医院带来了不小的缺陷,例如管理难度大、投资规模大等。而大多数上市公司投资医院,几乎都是冲着“挣快钱”或者冲高市值去的,为此,它们多在收购时签署对赌协议,并通过压缩人工成本和供应链利润来完成业绩目标。

在利益诱惑下,企业很难持久做好对医院的经营,不少民营综合医院在对赌期后都出现了大幅亏损现象。以恒康医疗为例,其收购的多家医院在头三年内业绩漂亮,但对赌期一过就出现巨额亏损,如前文提到的瓦房店三院——它在完成对赌协议的第二年亏损了1.3亿元。

茅台集团与那些只图获利的企业略有不同——它是一家国企,同时手握大笔现金且有着稳定的营收来源,这意味着它短期内不会对一项亏损的业务太过在意。茅台此前也曾表示,茅台医院将确定为一家非营利医院,是“集团送给家乡人民的又一份大礼”。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茅台此举可能是为了顺应当地政府的需求——作为贵州当地的知名品牌和国资企业,茅台的战略方向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贵州省政府的意向。此前茅台建设机场、学院,2020年入股贵州高速等举措均是基于政府层面考虑。

“贵州省医院在全国及西南地区都排名靠后,且患者外流现象严重。茅台配合当地政府规划建设三甲级医院,补足当地短板,这在社会办医中也很常见。”该名业内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五粮液集团也曾跨界与医院达成合作——2018年7月,五粮液宣布牵手川大华西医院,双方不仅在健康行业联合,还将在白酒与健康、保健酒品开发、健康饮酒、保健食品以及高端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等领域进行深度合作。

国信证券高级研究员张立超在接受采访认为,像茅台、五粮液这样的酒业巨头自身拥有较强的现金流,能够有效弥补医院常见的资金周转困难和系统性亏损等问题。

保健酒、酱酒,茅台“全都要”?

除了医院之外,茅台还对大健康领域做了不少布局。2020年10月8日,茅台保健酒业公司旗下子公司——茅台集团健康产业公司推出三款新品,其中包括了茅鹿源马鹿茸人参酒以及另外两款配制酒。当时茅台还表示,这是集团正加速大健康产业布局的表现。

这之前,茅台已经与同有进军保健酒市场意图的修正药业达成了合作关系。2017年4月,修正与贵州茅台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表示将在保健酒研发、生产、销售等方面展开合作,打造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保健酒品牌。

但问题在于,保健酒市场目前仍处于成长期,市场规模并不算大。据智研咨询此前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保健酒行业市场供需形势及未来前景规划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中国保健酒行业市场规模为356.4亿元,且规模增速已经大不如前。

目前,以劲酒、椰岛鹿龟酒为首的中低档产品占据了大部分市场,其中劲酒主打即饮路线,多通过餐饮渠道展开布局。有分析人士表示,正是因为中低档保健酒对市场的冲击,像茅台白金酒、五粮液龙虎酒这样的中高端保健酒才迟迟未形成稳定的消费需求。一个例子是,2019年茅台保健酒公司实现销售收入约11.50亿元,而劲酒早在2017年就已突破百亿营收,

保健酒行业未能壮大也和技术迟迟未能有较大突破有关。据智研咨询统计,2016年,国内保健酒行业相关技术专利仅有610件,2018年更是下滑到323件。相比之下,2018年国内白酒产业专业申请量则高达3388件。

此外,产品同质化严重同样是保健酒行业的痛点——纵观目前市场上畅销的几款保健酒,其功能主要集中在增强免疫调节、抗疲劳、补肾这几点上,对于别的疗效少有涉足。

与保健酒行业的惨淡相反,酱酒这一细分领域却是十分火热,这一点从上市公司贵州茅台的营收情况就能看得出来——2020年,贵州茅台实现总收入949.93亿元,同比增长10.29%,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高达466.97亿元,同比增长13.33%

有行业人士认为,受益于茅台几款拳头产品的品牌溢出效应,酱香型白酒将迎来3-5年的风口期,或将取代浓香型掀起第二轮香型替代热潮。另据市场分析者的推测,酱香型白酒未来五年内的市场规模很可能会超过2000亿元。

事实上,茅台保健酒业公司已经打起了回归酱酒赛道的算盘。今年4月初,茅台保健酒业公司在2020年年度经销商联谊会上发布了茅台不老酒(铂金)、茅坛(M6)、茅源(1704)三款产品,并高调宣称要收割“酱香酒+配制酒”的双重红利。

“……酱酒热已深入人心,高速发展的酱酒市场,给了保健酒业公司充分的发展空间。”在发布会上,茅台集团保健酒业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郑悄然表示。

然而,酱酒领域的竞争更为激烈,对于初入此道的茅台保健酒来说,除了要和“同门师兄弟”习酒同台竞技外,还得面对一众出身茅台镇的酱酒品牌,例如国台、钓鱼台等。另外,茅台近年来已经开始逐步收回集团logo和集团名称的使用权,曾被停用集团标志的一众子公司中就有茅台保健酒业公司。若是失去了茅台品牌的背书,茅台保健酒业公司能够在高手如云的酱酒赛道中拿到多少份额,恐怕还需打个问号。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