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小云厂商加速失血,被巨头价格战围剿的必然结局?

2021-04-25 11:05
连线Insight
关注

文/王古锋

业绩亏损、股价下跌、高管离职,2021年第一季度以来,以优刻得、青云科技、金山云等为代表的腰部云厂商,不断传来负面消息。

一年前,优刻得、金山云等厂商还沉浸在集体上市的狂欢里,如今它们却纷纷陷入困局。

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优刻得扣非后亏损3.56亿元,金山云2020年财报显示亏损9.6亿元。

优刻得2020年财务数据

另外,今年3月登陆科创板的青云科技也连年亏损,究其原因,云计算市场已经进入下半场,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巨头大行价格战,由此展开了对中小云厂商的围剿。

以2017年华为云BU成立为标志,云计算市场竞争进入深水区,市场跑马圈地的战争全面加速。

当年,腾讯云一元中标厦门政务、中国电信的天翼云以一分钱拿下辽阳市政务云引发热议。

阿里云也发起更加惨烈的价格竞争,对云服务产品降价多次,降幅在30%以上,引得腾讯、华为等巨头纷纷跟进。

巨头大打价格战,第二梯队厂商受到殃及。

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在2020年曾讲到,每一个创业公司都将面临灵魂一问,如果公司业务BAT也在做,你该怎么办?

从过去部分云厂商的生存路径来看,优刻得、青云科技走向了一条独立发展的道路,七牛云、金山云则选择依赖巨头,一个投向了阿里的怀抱,成为其云计算子公司,一个依靠雷军系搭建的业务生态,与小米深度合作。

但是总体来看,中小厂商面临的状况不容乐观。云计算在国内发展了近10年,寡头效应越加显著,巨头集体围剿之下,中小云厂商生存境遇如何?其出路在哪?

1、腰部云厂商加速失血

2020年1月20日,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身着红色绸缎在上交所现场敲钟,宣告了科创板中国云计算第一股成立。

现场,季昕华激情澎湃地说道:“8年的时间里,优刻得找到了一条差异化的道路,从最初几百家创业云计算公司中闯了出来……即使在中国互联网有巨头的情况下,创业公司也是有机会成长起来的。”

不成想,这样的“高光”时刻,仅仅在一年之后就幻灭。

2021年2月,优刻得发布了2020年业绩快报,公告显示其2020年扣非净利润亏损3.56亿元,这也是其近四年来首次亏损。

国内另一家云公司青云科技,筹备一年多于今年3月16日正式登陆科创版,不过股价自发行后跌跌不休,从最高股价的98元/股,截止4月23日收盘已经跌至61.7元/股,市值蒸发37%。

青云科技股价变化,图源东方财富

从其近三年的财务数据来看,2017-2019年,青云科技持续亏损0.96亿元、1.49亿元、1.91亿元,亏损持续扩大,三年合计亏损4.36亿元。

不仅是优刻得、青云科技,美股上市的金山云2020年财务表现也不及预期,全年亏损9.6亿元。

作为国内典型的腰部云厂商,优刻得、青云科技、金山云下滑的财务数据正透露出国内中小云厂商加速失血的局面。

内忧与外患,构成了当下中小云厂商的重重困境。

内忧来自于居高不下的成本。

以青云科技为例,2017至2020年,其历年职工薪酬占总营收比重平均高达50%。这侧面反映了在云计算行业,人才短缺问题凸显,中小厂商为留住高端人才需付出巨大成本。

此外,高额的研发费用成为巨大的成本。2017至2020年1-6月,青云科技研发费用从3067万增长至3653万,占营收比重从12.82%上升至25.34%。

优刻得在2020年业绩预告里,同样透露出高成本问题。

公司为吸引人才、提高薪酬,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导致2020年人力成本和股份支付合计较上年同期增加约1亿元。

在产品方面,服务器更新换代以及疫情期间推出免费云产品,均增加了公司成本负担。

顶着“美股纯云概念第一股”头衔的金山云,更是饱受高昂的固定资产成本困扰。由于拥有大量的云存储设备,2017至2018年,其数据中心以及相应的折旧摊销成本均超过当年营业收入,2019年以来,该部分成本占营收比重亦有60%以上。

外患来自于巨头的强势竞争。

在云业务上,阿里和腾讯等巨头都已经下起了重注:

2020年4月,阿里云宣布,未来3年再投2000亿元,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

一个月后,腾讯亦宣布,未来5年将投入5000亿元布局新基建和产业互联网,其中重点布局云计算。

中国电信也在今年3月拟登陆科创板的募资公告中提到,以天翼云为主,将投入507亿元。

如此巨额的资金投入,还只是巨头们未来3-5年投入战场的预备资金。对于历年营收不过百亿元的中小厂商来说,它们远没有这样的资金实力。

国金证券今年发布的一份名为《云计算行业研究报告:竞争进入下半场,行业形势如何演变?》中提到,公有云行业技术壁垒高,需要巨大的资本开支和研发投入,对于阿里等头部企业来说,开放计算能力并不会支出额外成本,规模效应显著。

这也导致在营收增速上,头部云厂商明显快于腰部及以下云厂商。

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H1)跟踪报告》显示,头部云厂商的营收增速集中在50%以上,但中小云厂商的营收增速在20%左右。

以IaaS + PaaS市场为例,前十名云厂商市场总额占比从2019年上半年的89.8%上升到2020年上半年的91.3%,以阿里云为首,腾讯云、华为云、天翼云等位列其后,云计算市场一超多强的格局进一步加强。

巨头的重重围剿,令中小厂商在成本高企的同时,还在不断被夺取市场。加速失血成了其摆脱不了的宿命。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