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真实世界数据首次用于FDA用药批准,RWE能否成为医药信息化的新浪潮?

2019-05-16 11:52
动脉网
关注

2019年4月4日,FDA基于真实世界数据(RWD, real world data)批准了辉瑞的爱博新(Ibrance)一项新适应症:与芳香化酶抑制剂或氟维司群(fulvestrant)联合,可用于治疗患有HR +、HER2-转移性乳腺癌的男性患者。

FDA此次批准主要基于美国电子健康记录数据,以及IQVIA保险数据库、肿瘤大数据公司Flatiron的乳腺癌数据库、辉瑞全球安全性数据库收录的Ibrance上市后在真实世界的男性患者的用药数据,而非临床试验或临床表现评价。

通常来说,FDA对药物的审批是基于其开放性Ⅲ期临床试验,但对病例非常少见且疗效相当显著的药物,也可以单臂试验作为审评依据,即使是生物类似药的审批,也需要严格的等效临床表现评价。这是FDA首次基于真实世界数据审批的药物适应症,颠覆了我们对传统药物审评的认知。

但此次批准并非毫无预兆。201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21世纪治愈法案》,法案明确了FDA可以在合适情况下使用真实世界数据,作为医疗器械及药品上市后研究及新适应证开发的审批证据。一时间,真实世界研究(RWS, real world study)立刻引爆了热点,成为制药巨头领域拓展的重要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FDA聘任临床数据整合公司Flatiron Health的CMO Amy Abernethy担任首席副专员,FDA前任局长Scott Gottlieb表示,“Abernethy拥有真实世界证据应用和高效、创新的临床试验的丰富经验,这将有助于FDA改善临床药物的审评政策,加速审评进程。”时隔三年,真实世界数据最终成功应用于FDA的药物审评,这是真实世界研究在药物审批领域的里程碑。

那么,真实世界数据是什么,除了药物新适应症审评,还有怎样的应用前景,市场空间有多大,制药企业如何在这个赛道布局?在本文中,动脉新医药将对真实世界研究(RWS)赛道进行扫描盘点,文章主要内容有:

1、RWS是医药信息化的新趋势,应用前景可期

2、不同角度切入的RWE行业玩家,商业模式各有千秋

3、刚刚起步的国内RWS行业,发展潜力巨大

RWS是医药信息化的新趋势,应用前景可期

提及真实世界研究,首先要区分RWS、RWE、RWD 这几个常见概念。RWD不是在实验环境中收集的包括随机对照试验(RCT)在内的数据,而是一种观察数据,通过多种途径获得的,与患者调查、临床试验和观察性队列研究等患者健康状态和医疗行为相关的数据。

数据来源包括电子健康档案、医疗索赔数据、医疗产品或疾病登记数据库、家用及移动设备收集的患者信息等。RWD的目标是生成RWE。

RWS行业中另一个常见的词汇是真实世界证据(RWE)。真实世界数据不等同于真实世界证据。FDA对真实世界证据的定义为,通过对真实世界数据进行分析,获得的医疗产品在实际用途、潜在用途或风险的临床证据。严格的说,只有真实世界证据才能作为临床相关审评的证据。

RWS是对临床常规产生RWD的进行系统性收集并进行分析的研究,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RCT)则是最高级别的循证证据,经常作为药品审批上市、临床诊疗指南/共识更新的证据。RWS与 RCT并非对立,而是互补的。

图片来自《真实世界研究指南》

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国际陆续颁布了RWS行业的相关指南,包括Good Pharmacoepidemiology Practice (GPP), ISPOR RWD 指南, US FDA Device RWD指南等,逐步定义了RWS行业的相关概念,提出了RWE的数据要求、RWE的应用场景等。

数据来源:《真实世界研究指南》、动脉网整理

在明确RWS的应用方向的基础上,RWS应用也逐渐明晰。在商业领域,RWS主要有三类应用:

1、探索新的适用人群,近期Ibrance获FDA审批,用于男性乳腺癌治疗,是RWS此类应用的具体表现;

2、探索新的适用剂量,药物的固定剂量通常是基于I期研究的剂量爬坡实验,即达到预设频率的剂量耐受性毒性(Dosage limited Toxicity),但I期研究的样本量过小,药物剂量受人种、年龄、性别等因素往往有所不同,而RWS可通过海量的诊疗数据,探索出最有效获益区间的使用剂量;

3、探索药物使用周期,补充药物临床数据,对于免疫疗法,RCT只能证实疗法是否有效,难以确定机体产生免疫记忆的时间,而RWS则可以通过累积的不同治疗时间的疗效去寻找合适的治疗时间,此外,RWS还可以用于积累肿瘤患者的长期生存数据,探索肿瘤疗法的患者5年、10年生存率;

在临床研究领域,RWS也能产生对科学及临床有意义的见解,近日,在一项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的最新研究中,来自美国临床大数据公司Flatiron Health和基因组大数据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的研究人员利用大型临床基因组学数据库,证实了以前已知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基因组学特征与临床结果的联系,并证明了利用病人日常护理过程中获得的真实世界临床基因组数据,加强对新型疾病相关生物标志物的理解。

RWS发展正当时,制药巨头积极布局

自《21世纪治疗法案》颁布以来,制药巨头也纷纷追赶RWS的风口。2018年2月,罗氏以19亿美元收购了Flatiron Health,6月,罗氏再添大宗收购,以24亿美元收购了Foundation medicine。

Flatiron Health专注于开发临床数据平台,将社区肿瘤学家、学者、医院、生命科学研究人员和监管机构的患者数据连接共享,并利用这些现实数据设计临床试验以及前瞻性研究。

而Foundation medicine致力于建立癌症患者基因组数据库,并与已知的靶向治疗、免疫疗法和临床试验相匹配,利用这些数据帮助设计临床试验、新药研发以及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其FoundationCore?世界最大的癌症基因组数据库之一,拥有超过20万个匿名癌症患者基因组数据。

仅在2018年,罗氏就斥巨资收购了两家肿瘤大数据公司,临床数据与基因组数据的的整合也让罗氏在切入RWS有了坚实的后盾。除罗氏以外,百时美施贵宝、赛诺菲等制药巨头也把RWS纳入战略规划。

2019年2月,赛诺菲参投开发真实世界证据(RWE)平台及其结果分析的Aetion的B轮融资,此前,赛诺菲将RWE纳入战略规划,并设立了RWE项目(RWE&CO)。赛诺菲的RWD平台拥有全球3亿患者的数据,覆盖318个疾病领域,完成了40多个RWE项目。

2018年计划在超过11个治疗区域增加209个项目。赛诺菲的副总裁Juhaeri Juhaeri表示:“RWE将有力推动赛诺菲最大程度利用患者临床数据价值,拥有弥合临床开发和患者护理之前差距的巨大潜力。”

2019年3月,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和Concerto HealthAI宣布合作,将在临床试验设计中使用RWD和AI技术。BMS还与罗氏的Flatiron Health合作,为其药物审批、申报建立真实世界的数据标准。

当然,制药巨头纷纷布局RWS赛道,一方面是用于正在开发药物的临床试验设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解决药物上市后,医疗保险支付方和PBM的成本问题,例如,赛诺菲和诺沃( Novo)等糖尿病制药商一直面临PBM定价和谈判的压力,因而转向RWE,宣传其产品的未来潜力。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