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医疗产业鏖战的最后战场:县域医疗

2020-05-28 11:51
亿欧网
关注

【写在前面】在县域医疗占有核心地位的县级医院到底怎么走?一个县级医院的院长如何在政策多变的时代审时度势,更做到“心底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在浮躁动荡的风云变化中做到:胸有乾坤壮志凌云,粗中有细拈针绣花,气定神闲谋局布子?借这次春节长假,试着把近几年来的系统思考整理写下来,以连载的方式,边思考边记录,希望能和同道友人一起探讨,同时,以文向各位同道友人拜年,愿己亥同思同力同行!!

过去的10年,我们从“服务人次法”的绩效体系开始探索医院微观管理层面自利益制度设计到管控体系的关联,和大家一起探索着公立医院现代管理制度落地与创新。从2009、2010年左右,大家对于“服务人次法”的不理解,不认同,到认可,还有信任,我们收获了很多值得信任和一起前行的伙伴。在此,感谢大家的包容与支持!

未来10年,我将专注于助力传统医院在变革中如何探求战略转型之路,探索如何构建“新型全健康服务体系”,推动把传统医疗变革,融入至践行《2030健康中国纲领》中的2020年“基本形成内涵丰富、结构合理的健康产业体系”国家战略的宏图中,关键的是做到“传统医疗服务”如何起到主导作用;至2030年,我们能共同践行《纲领》中所描绘的“健康公平”之理想。

《人间正道是沧桑》中的瞿恩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台词,“在这个世界上理想有两种,一种是我实现了我的理想,一种是理想通过我得以实现,纵然牺牲了自己”,振聋发聩而充满着令人折服和向往的美好的力量!在跋涉“健康公平”的理想路上,不会牺牲自己,而全过程我们都将为自己的健康环境的改善而不断努力的同时,也不断受益。医疗作为伦理半径最短的行业,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有可能回报给我们自己,我们至亲爱人。

这或许就是最美的理想奋斗之路吧!!为实现“健康公平”的理想,我们从探索构建“新型全健康服务体系”开始,开启下一个新10年!

战略篇

新医改的这10年,医疗服务的竞争角逐以多业态的形式构建起了从未有过的大健康产业的蓬勃生态,不管是传统医疗服务产业链发生一系列的巨变,还是新兴医疗服务的崛起,曾经一度吵吵着要颠覆医疗什么的。而传统医疗服务在经历一系列的政策变革、上下游利益切割,医保改革逐步从粗放管理到精准的病种管理模式,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聚焦到治理结构由院长负责制转向书记负责制等等,分级诊疗服务的推进基本上贯穿了医改10年的从初始设计到现在,而最终大家的聚焦点汇聚到了县域医疗服务的这一底层结构上。

新兴医疗服务也一样,从大城市立意,写PPT,拿钱,建团队,再到组团全域范围内的撒钱、烧钱,基本上在大城市拿钱大城市烧钱的这一波已经倒下了,如各类陪诊业务。大城市拿钱,烧向患者免费服务的,这一波也没有烧出个OFO的惊天动地,而且发现一边赔着专家的费用和信任,一边患者买账的还不多,甚至还出现买患者上线问诊的现象;能够把钱烧向县域的,一部分没烧多久就发现真烧不起就倒下了,一部分活下来了,活得不是太好,在聚集能量的同时向传统医疗低头,不颠覆了,甚至试图从实体医疗服务中找出口。这些年资本对医疗的热闹真有点“看他宴宾客,车水马龙的”,终于,医疗服务的复杂性终于教育了大家,医疗服务市场的竞争角逐,不在PPT上,而在真正的患者市场。而拥有大基数的真正的患者市场在哪?不在大城市,在县域医疗。

聚焦在县域医疗后,从县级医院的视角看世界,医疗服务存在问题和医疗服务其本身的结构都变得清晰起来,每一个县域都是一个完整的新型“全健康服务体系”,具有其不一样的生命力和向外延伸的产业张力。

一、格局全开方能明道:县级医院的战略高地

战略决定行动,是一切行动的最高指挥棒!同样,无效的战略口号也容易让这个指挥棒失效,于是“战略归口号,行动随习惯”!同时,战略的视野也同样决定着组织发展的视野。一个县级的医院,在战略定义点上如果只局限于医疗服务或医院规模的话,那么无疑是让自己陷入了小巷思维的困境。

以技术水平作为一个医院赖以生存的根本话,从技术能力上来说,县级医院的技术能力被市级、省级三甲医院压制得很厉害,在新医改的10年间,项目计酬的收入导向思维模式基本上拆解了医院技术发展机会,而逐渐深化的医改层层剥掉层层利益外衣,药品加成、耗材加成、辅助药品使用等等,接着大型医疗设备主导的检查费的降价压力,层层剥皮的过程中,把医疗机构赖以盈利的手段层层扒掉。俗话说,潮水退尽后就能看出到底谁在裸泳;事实上是,大量的基层医院都在裸泳。没有技术力的支撑,疑难危重症就收不进来,没有良好的外科手术能力的支撑,高转速高费用的患者就进不来,而各县医院争相开展的介入类的项目也因为耗材的零加成以后发现利润无几,加上对于药品的反腐之后的矛头调整为对耗材的反腐之后 ,开展“高值耗材”依赖类项目的利益动机被消弱;接着各县级医院开始先后开展肿瘤类的病种诊治,如放化疗等项目的开展,然则,连象样的病理科都拿不出手,谈什么肿瘤的诊断能力呀,从上级医院转下来的带药的化疗类病人,又能留有多少的利润在县医院呢,再之大病不出县的政策要求中,基于各方对大病的认知标准不一,这样的希望也只是形式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医疗诉述产生的迁徙性求医路从来就不是医保能限制得了的,真正有迁徙就医能力的人在完成就医后返乡报销点医疗费那还不是小菜一碟。无技术上的优势深深吞噬掉了一个基层医院的核心能力。

同时,近些年来,分层诊疗的政策要求和上级医院患者下降的压力,省市各级医院纷纷以医疗集团、医联体、医共体、双下沉的模式,对于县域医疗市场角逐的目标无非是抢占稳定的一级患者入口,布局未来逐步落实的分级诊疗模式以后能稳定自己的蛋糕份额。而县域医院则是上级医院在医疗层级中患者的二传手,或患者注入渠道。

逐级拆解以后,县域医院的运营空间和获利能力变得少得可怜,技术水平这条路为战略突破口显然不是上上之选。重新定义县域医疗的存在价值,“患者入口”的价值则显得别有一番风味,患者入口的价值不仅在于省市级三甲医院,新兴产业,如科技类医疗服务、健康管理等等机构,甚至同业的民营医院、或养老院等等都是。每一个进入县域医疗市场的各类医疗服务、健康类服务、医疗配套周边服务,如洗涤、检验、等等,都以县级医院为接入口,分化或转移收益的。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