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高增长难抵亏损,叮当快药还有硬仗要打

2021-06-29 14:23
金融外参
关注

冲击IPO的叮当快药仍有硬仗要打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一直以来互联网医疗赛道都备受资本看好,随着国家医疗体系改革的不断推进,医疗赛道在容量扩大的同时也迎来了洗牌期。为避免落于人后,丁香园、微医等独角兽也开始纷纷谋划融资上市的事宜,亏损扩大的叮当快药也动了上市的念头。

6月23日,互联网健康到家服务平台“叮当快药”所属公司叮当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从公开资料来看,叮当快药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数字药房零售服务提供商,数字医药零售收入为其主要收入,此次募资上市或是为了应对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

最大数字药房服务商崛起的秘诀

根据招股书显示,叮当快药是一家即时药品零售以及医疗诊疗方案服务商,其主要对外提供包括快药、在线医生诊疗及慢病与健康管理。沙利文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叮当快药已经是即时到家数字药房行业最大的产品及领先的服务供应商,也是数字零售药房行业收入最高的服务供应商。

叮当快药能够在医药配送O2O领域做大,与其创始人本身的医药背景分不开。叮当快药是由老牌OTC药企仁和药业董事长杨文龙二次创业的互联网医药项目,它以O2O送药业务起家,起初其与美团骑手干的活差不多,所不同的是美团强在地推,而叮当快药则强在有仁和药业的渠道、销售资源支持。

作为一家以中西药销售起家的医药公司,仁和药业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建立了庞大的线下销售团队和销售渠道。据悉,目前仁和集团拥有1.8万名销售员工和32万家直供药店,以及深入到市、县、乡镇的庞大终端药店资源。凭借其强大的渠道终端能力和销售队伍,叮当快药迅速在医药O2O的风潮之中异军突起。

除了借助仁和药业的资源之外,叮当快药还在药品配送速度上先人一步建立了优势。不同于其他物品配送,人们对药品的配送要求显然要高很多,某些急性病用药晚几分钟可能会影响到病人的生命健康。基于这一认识,叮当快药在其他O2O药企普遍提出“1小时送达”的情况下,率先提出了“28分钟送达”。由于戳中了用户痛点,叮当快药得到了迅速发展。

招股书显示,截止目前其已于中国建立由14个城市的302家智慧药房组成的网络。用户可以在叮当快药移动程序、微信小程序和第三方线上平台、线上分销商中购买,药品可于28分钟内派送至患者。叮当快药也提供定期送货、预订单送货、线下提货等送货方式。平台还提供24小时药剂师购买指导。这种全通路的网络,使其具备多终端多场景触达用户的能力,这为其成为线上第一数字药房服务商奠定了基础。

高增长难抵巨额亏损

事实上,叮当快药的业务及营收增长很快。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三个月,公司的快药服务供应分别录得合共1.41亿笔、2.64亿笔、4.05亿笔及1.29亿笔销售订单。同期平台的在线医生诊疗服务,分别录得共10万、220万、440万及130万次在线咨询。

业绩方面, 2020年叮当快药的收入为22.29亿元,2019年收入为12.76亿元,2018年收入为5.846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收入为7.80亿元。2018年至2020年复合增长率为95.2%,2021年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55.9%。其增长速度之快,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高速增长的营收仍难掩其持续扩大的亏损。数据显示,2019年叮当快药的亏损为2.74亿元,2020年亏损达9.20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为7.64亿元。从数据来看,叮当快药的亏损正在随着营收的快速增长而迅速攀升,随着其营收的进一步增长,其亏损带来的“失血过多”问题也将日益凸显。

亏损的扩大,主要跟其毛利下滑有极大关系。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截止2021年3月31日止三个月,叮当快药的毛利分别为2.402亿元、4.7亿元、7.66亿元和1.77亿元。分别对应的毛利率在41.1%、36.8%、34.4%、35.6%以及30.4%。毛利率下降主要是由于其成本的增长率超过了收入的增长率。

护城河并不牢固

不过,规模越大亏损越厉害,说到底还是其自身壁垒不够坚实。相比其他医疗健康企业来说,起家于医药配送的叮咚快药业务较为单一,且由于其主营业务与国内诸多互联网巨头之间存在交叉,其在医药O2O领域的护城河似乎并不稳固。

首先,是其在医药即时配送领域的竞争优势不明显。作为“上门送药”风口之上拼杀出来的药品配送企业,快速响应的配送速度曾是叮当快药取胜的重要秘诀之一。但如今随着互联网巨头持续向本地生活服务领域渗透,叮当快药曾经引以为傲的配送优势,显然已经不具备说服力了。

以美团、饿了么等本地生活服务巨头为例,其不仅拥有高频的外卖业务作为支撑,还拥有更为庞大的骑手配送团队助力,如今随着其向医药即时配送领域渗透,其强大的协同优势无疑会对单纯做医药配送的叮当形成降维打击。另外,京东旗下的达达快送也在此领域有重要布局,并且相比前者采取众包模式的达达更具成本优势。

其次,相比其他医药巨头,叮当快药在医药供应链上的优势也相形见绌。具体来说,在线下零售药店市场,叮当快药虽然有仁和药业做靠山,但仁和药业的品类远远无法满足药房需求,仅凭医药工业企业,无法对零售药房形成强有力的支撑。另外,叮当智慧药房与普通药房区别不大,且受医保体系制约,这也丧失了其与传统线下药店的竞争优势。

此外,相比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等线上平台来说,它们则可以依托其巨大的电商平台优势,广泛吸引其他医药领域的供应商加入线上平台,并通过与大型线下医药零售商合作,建立完善丰富的品类供应库以满足用户的多元化需求,这显然是叮当快药单纯依赖自身力量难以做到的。

另外,其重点布局的线上医疗问诊业务,由于门槛较低且叮当快药的规模相对较小,也不具备显著优势。综合来看,叮当快药在医药行业中的护城河并不牢固。

还有硬仗要打

或许正是由于其自身护城河不够坚实,让叮当快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备受质疑。就在最新一轮融资之前,叮当快药的多名股东退出更是引发外界猜测。不过,近期由TPG亚洲及奖金领投,奥博资本、鸿为资本联合领投的2.2亿美元投资,彻底打消了之前的疑云,也增长了资本对叮当快药上市的信心。

叮当快药创始人杨文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本轮融资之后,叮当快药将推动‘医+检+药+险’的健康到家战略,为用户提供多场景一站式医药健康服务。”选择在拿到融资之后,对外宣布推出“医+检+药+险”的新战略,叮当快药的动作值得玩味。

毕竟,在此之前叮当快药的业务,主要围绕到家医药配送和线上问诊展开,其他业务占比较小。正如前文所言,叮当快药本身的业务护城河并不稳固,此番叮当快药选择在上市之前推出“医+检+药+险”的新战略,除了拓宽自身护城河之外,或许更有给资本讲一个更加具备想象力的故事的考虑。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叮当快药新涉足的领域之内,也基本上都是巨头盘踞已久的地盘,其能否取得胜算同样很难说。拿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来说,它们的业务不仅涉足健康到家、医药零售,还涉足互联网医院以及互联网保险,并且已经拥有了较高壁垒。另外,脱胎于保险公司的平安好医生,也在这些领域拥有良好的基础,这些都是作为后来者的叮当快药难以在短期之内追赶上的。

因此,从长期来看,想要全面深入医药大健康的叮当快药,还需要做足更充分的准备,以使其能够在接下来与巨头的较量中赢得更多筹码。

<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