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墨西哥: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

2019-06-06 09:27
BusinessCars
关注

“墨西哥是天堂,因为它离美国很近;墨西哥是地狱,因为它离美国太近”。

在墨西哥边境城市蒂华纳的海岸边,一堵数米高的边境隔离墙从海水中竖起,向东延伸,不见尽头,这里便是美国和墨西哥边境隔离墙的起点。曾经有不少来自拉美的移民选择在夜间从这里游过边境墙冒险进入美国,但起点也成为了命运的终点。

由于两国之间贫富差距悬殊,美国人为了阻止墨西哥人进入,早在1904年就开始修筑边墙阻挡墨西哥人进入其境内。

自从特朗普2016年参与总统竞选以来也一再强调要在2000英里的美墨全部边境线包括崇山峻岭和荒漠中修建钢筋混凝土性质的隔离墙。这道墙甚至在他大选期间,成为竞选的标签性承诺,在部分选民的心中引起了共鸣。

就任美国总统之后,特朗普坚持建设边境墙的竞选承诺,导致矛盾在2018年底到2019年初激化,甚至政府临时关门。在一直秉承美国利益优先思维的特朗普看来,美国承担了过多国际责任,批评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侵害了美国利益,并且主张对非法移民采取强硬态度。

毫无征兆之间,白宫近日发表声明称,根据美国1977年《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规定,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对墨西哥进口货物征收关税。声明表示,如果美墨边境非法移民危机没有得到解决,对墨西哥货物的关税将在7月1日上调至10%,8月1日增加到15%,9月1日到20%,10月1日攀升至25%,并将维持在25%,直到墨西哥“大幅度”阻止非法移民进入美国。

从未停止的移民潮

对于突然征税的原因特朗普称墨西哥不能阻止中美洲非法移民进入美国,他抱怨:“墨西哥对大规模跨越边境的浪潮听之任之造成了紧急状况,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构成极大的威胁。墨西哥有严格的移民法律,可以轻易制止非法移民潮,包括将这些人遣送回本国。”

引人注意的是,针对美方动作,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当天晚表示,希望特朗普能“尽快安排美方官员与墨西哥外长在华盛顿举行见面,寻找对两国都有益的解决办法。”洛佩斯认为社会问题不应该通过(关)税和强制手段解决,还包括那道隔离墙。

但其实一开始两国之间并未设防。

19世纪20年代墨西哥独立时期,今天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本来是墨西哥领土,后来大批美国人涌入寻找机会,慢慢地,这里的美式独立意识崛起,1836年德克萨斯宣布独立,1845年并入美国,成为美国的第28个州。

1846年,美墨战争爆发,1848年墨西哥惨败,近一半的领土都被割让给美国,包括今天的加利福利亚州、内华达州、犹他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的大部分、科罗拉多州和怀俄明州的一部分。1854年,墨西哥政府为了1000万美金又将梅西亚谷地给了美国。

也就是说,现金美国南部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深厚的墨西哥文化和语言传统,这为后来源源不断的墨西哥新移民提供了一部分拉力,不过最主要的拉力还是经济。

美国为了当时自身的发展需要鼓励移民,墨西哥人可以自由北上。等一战结束爆发工人运动后,社会主义思潮流行,种族歧视居高不下并颁布了《移民来源限额法》,终结了自由移民时代,开始有了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之分,因此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潮应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之后算起。

随后,美国爆发经济危机,在十年间大约有160万人回到家乡,美国政府也强行遣返了40万墨西哥人和墨西哥籍美国人。随后罗斯福进行新政,复兴经济,大批墨西哥非法移民涌入美国,这是第一次墨西哥非法移民潮。

第二次非法移民潮是40年代到1965年期间。美国因为西南地区本土劳动力供给不足,所以同多国签订了季节劳工计划。很多墨西哥人抓住机会到美国淘金,但是申请签证人数大大超过了需求量,所以许多移民决定非法入境,被逮捕的非法人数甚至远远多于合法的工人。

1947年,美国政府进行第一次边境巡逻。1954年夏天,又发起了专门行动驱赶墨西哥非法移民。1951年-1955年,有180万的人被驱逐,大部分都来自墨西哥。

第三次非法移民潮从60年代末开始,美国国内对劳动力的需求上升,同时也颁布了《外来移民与国际法修正案》,打开了亚洲移民和拉丁美洲移民进入美国的大门。跟着合法移民进来的,就是大批的非法移民。在1978年,非法移民为600万左右,一半来自墨西哥。

截止到2016年,美国大约有1070万非法移民,占总人口的3.3%,且每年仍有数量难以统计的非法移民源源不断地流入,主要渠道是美国与墨西哥接壤的边境地区。2017年,仅边境巡逻队拘捕的非法越境者就多达30万人。

特朗普一直批评墨西哥政府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来制止非法移民经墨西哥进入美国。根据美国移民局执法部门统计,今年4月份,美国执法部门在边境逮捕了超过10万名非法移民。

“你们知道,我会这么做的”

此前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签订了新版的《美加墨贸易协定》(USMCA),这意味着如美国推出汽车税,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可凭借其中条款得到豁免,然而,特朗普反悔了。

特朗普说如果墨西哥无法搞定非法移民流入美国,美国将无视USMCA,美国汽车产业一直以来积极推动USMCA通过,以求在退出《北美自贸协定》(NAFTA)后,北美地区继续享受免除汽车关税。而特朗普意图施加关税、甚至关闭美墨边境的做法,则可能会使USMCA带来的便利付之东流。

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一场会议上说,墨西哥应该清楚,美国将关闭边境或加征汽车进口关税,两者必选其一,但他认为对进口汽车征收关税比关闭边境更好,措施也没那么激烈。特朗普指出,与美国不同,墨西哥有严格的移民法,因此美国需要墨西哥协助解决边境问题。他向记者强调,“你们知道,我会这么做的。不开玩笑。”

但无论是关闭边境或加征汽车进口关税都会对经贸产生巨大影响。

美墨边境是全球重要的贸易通道,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的美墨跨境贸易额为6160亿美元,如果特朗普下令关闭两国边境,那么美墨之间包括边境贸易在内的“所有贸易”都将受到严重冲击。有美国媒体预测,特朗普如果本周内下令关闭美墨边境,将直接威胁约500万美国工人的生计。

而关税则会极大地影响大一部分汽车相关行业。美方数据显示,美国和墨西哥的汽车制造商拥有高度整合的供应链,每年有超过1000亿美元的车辆跨越两国边境。所有进口到美国的汽车零部件中,有37%来自墨西哥。美国每年从墨西哥进口价值594亿美元的零部件,并向在墨西哥运营的装配厂出口价值325亿美元的零部件。

汽车研究中心工业、劳动和经济副总裁德齐泽克则认为,几乎所有美国的车型都需要墨西哥零件,“缺少零部件的车没法销售。一旦如此,我认为整个行业会在边境关闭的一周内歇业。”

其实特朗普则相当乐观,“如果他们(墨西哥)想避免关税,他们将开始提高工人工资,数量占我国汽车业30%的公司将离开墨西哥,并回到美国,”特朗普在推文中说。

如果回溯墨西哥的汽车产业历史至少要回到上个世纪,多年来,许多汽车制造商包括美国本土汽车制造商都利用其廉价的劳动力,贸易优惠以及毗邻世界上第二大的汽车市场美国的地理位置优势在墨西哥生产和销售历史长达数十年甚至近百年。据了解,早在20世纪初期,福特便将自己旗下T型车在墨西哥进行生产、销售。

截至2018年,汽车产业产值已经占到墨西哥GDP的14%,占出口产值的30%,升级为墨西哥最重要的产业之一。根据美国联邦数据,墨西哥已经成为全球第五大完全汽车组装生产国。据业内数据显示,去年约有257万辆轻型汽车从墨西哥出口到美国。根据墨西哥国家地理研究所的数据,其中包括15个不同汽车品牌销售的约30款车型。

毫无疑问,消费者可能会为随之而来的关税买单。

“如果这些关税生效,将会为很多人带来痛苦。最终,美国消费者将为车辆支付更高的费用,经济的诸多方面都会受到影响。”美国汽车交易网高级经济学家切斯布罗表示,“特朗普政府去年对钢铝进口征收关税,已抬高了汽车制造商的零部件价格。”

目前在美国销售的许多最受欢迎的车型是在墨西哥生产的,包括通用汽车的雪佛兰Silverado皮卡,雪佛兰Blazer SUV,大众的捷达轿车和丰田塔科马皮卡。

德意志银行汽车分析师埃马纽埃尔·罗斯纳写道,特朗普政府实施25%的全面关税,在美国销售的汽车价格将平均上涨约1300美元。罗斯纳估计,价格上涨将损害汽车需求,可能使美国汽车年产量减少300万辆,较目前水平下降18%。

如果果真如此,这将是自10年前大衰退导致美国汽车业濒临崩溃以来,美国汽车业遭受的最大打击。

通用们的烦恼

洛德斯敦是美国通用汽车根据新的重组计划关闭的第一家工厂。

50年来,位于俄亥俄州洛德斯敦的通用汽车洛德斯敦综合大楼在生产了超1600万辆汽车。随着最后一辆雪佛兰科鲁兹在生产线上完工,数百名工人放下工具,怀着对未来的不确定,离开这间有着50年历史的工厂。

洛斯敦工厂停产导致1,500人失业。自2017年以来,由于美国紧凑型汽车需求下降,通用汽车削减了生产班次,裁员3,000人,而现在又有1,500人离开。工人们对通用汽车继续在墨西哥为中南美洲市场生产克鲁兹感到愤怒。

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正在改变该公司在北美的足迹,她将关闭5家工厂,裁员逾1.4万人。随后,通用将关闭另外四家工厂,将注意力转向suv和卡车,并投资于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通用汽车2017年北美产能利用率为73%,是整个汽车行业中最差的。根据LMC Automotive的数据,福特为82%,FCA为90%,本田为91%,丰田为93%。

但通用汽车的一系列行为和特朗普的政策相违背,特朗普一直试图让制造业回归美国,此举不但可以进行制造业升级,还可以为美国提供大量的工作岗位。但对于汽车制造商而言,回归美国本土虽然可以享受到税收优惠,但美国本土的人工成本过高,加之大宗商品价格居高不下,生产成本将进一步提升。

事实上,美国汽车行业销量在12月份出现大幅下滑,这个趋势一直保持到现在,而且没有得到缓解的迹象。在生产成本高企的情况下,通用汽车等美国本土汽车品牌不得不进入裁员阶段。为此,玛丽·博拉在去年就前往国会参加听证会,向国会议员解释裁员理由。

特朗普一度将要停止对于通用汽车的一切补贴,同时不在采购通用汽车作为政府公务车。这对通用汽车造成极大不利影响,尽管去年通用汽车整体表现不错,但随着12月份汽车销售数据及今年一到二月的销售数据出炉,美国汽车行业已经感受到了“寒冬已至”。

不仅通用,据外媒报道,宝马投资10亿美元在墨西哥建设的首个工厂原定于近期投产,并计划生产宝马3系轿车出口至美国,产能将占宝马北美总产能的五分之一左右。但目前的政策使得宝马陷入两难境地。

其实早在2017年初,宝马就重申了其在墨西哥建厂生产汽车的计划,但随后特朗普就发出警告称,如果宝马将墨西哥产的车辆销往美国,将会被征取35%的边境税。目前,宝马北美市场在售的大部分车辆产自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生产,但是严重依赖从墨西哥进口的汽车零部件。据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宝马从墨西哥供应商采购了价值25亿美元的零部件。

据Bankhaus Metzler银行汽车研究主管Juergen Pieper猜测,宝马现在可能会放缓墨西哥工厂的增产速度。

威胁要对墨西哥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后,全球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的股票周五大幅下挫。在日本,丰田股价下跌3%,而日产下跌5%,本田股价下跌4%。马自达受到了更大的打击,跌幅达到了7%。这四家公司都在墨西哥经营汽车装配厂,生产的车辆约占总产量的三分之一。

在欧洲,已将合并提上日程的两家汽车巨头FCA和雷诺领跌汽车制造商,均跌逾5%,而汽车供应商佛吉亚在下午晚些时候下跌4%。美国股市大幅低开,通用汽车、福特汽车、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德尔福也出现大跌,汽车制造商的股票在全球贸易紧张局势中开辟了新的阵线。

特朗普对墨西哥商品加征关税,将让本已不景气的汽车行业雪上加霜。自去年开始,全球主要汽车制造商相继裁员,以控制成本;汽车销售量也出现明显下滑,甚至在去年,汽车行业的表现拖累全球GDP0.2%。

今年前四个月,全球车企已经砍掉了19,802个工作岗位,同比大增207%;同时也创下了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同期裁员数量(2009年1~4月全球车企裁员超过10万人)。如果汽车业因为加征关税而持续萧条,未来将会有更多的人失业,同时也会有更多的消费者不得不面临汽车价格上涨。

由于汽车的生产具有明显的全球化特征,汽车业已经在面临非常棘手的麻烦,面对特朗普的那一面墙,汽车业将愈发脆弱,甚至将严重拖累全球经济。但此时的墨西哥又能有什么用呢,也许就像墨西哥前总统波费里奥·迪亚斯说的那样,墨西哥的悲剧就在于,离天堂太远而离美国太近。

-END-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 44030502002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