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众泰汽车复产前景不明 30亿纾困资金仍“杯水车薪”

2019-12-20 14:39
浑水冷星
关注

从永康市中心驱车不到10公里,便是众泰汽车永康生产基地。2006年,众泰进入造车领域的第一款车型——众泰2008即诞生于此。然而,13年后,这一曾见证众泰汽车高光时刻的工厂,却因众泰汽车债务缠身而变得黯然失色。

“30亿的资金到位后,公司的情况将完全解决。”今年8月,在得到四家银行30亿元纾困资金贷款和当政府给予的6000万元新能源汽车补贴后,曾有众泰汽车负责人信誓旦旦。

然而,近四个月过去后,情况并未如这位负责人所预期的那样乐观。停放在厂区内半成品的车辆、昏暗的厂房以及上班时间无事可做的工人……近日,财联社记者在众泰永康生产基地看到的种种迹象表明,众泰汽车的复产之路并不顺利。

寂静的众泰永康工厂大门

复产不畅 工人无事可做

与国内其他城市多用本地生产的汽车作为出租车不同,永康街头的出租车却鲜见众泰品牌。

“众泰前几年发展不错,但听说最近要倒闭了。”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众泰的车毛病太多,我们每天要跑上百公里,修不过来的。”

近四个月前的8月21日,众泰汽车2019年生产经营会议在永康总部召开。与其说这是一次例行的经营会,不如说是为挽救濒临倒闭的众泰汽车的一次“输血”会议。在这次会议上,由浙商银行牵头,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永康农商银行决定共同向众泰汽车发放30亿元纾困资金贷款。

“众泰获得了6000万元的新能源汽车补贴和来自多家银行共计30亿元的纾困资金,一定程度缓解了众泰汽车资金困难的现状。”众泰汽车方面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参会各方希望众泰在银团贷款资金管理小组的指导下,严格按复产计划分阶段实现复产,并尽快实现由复产到复兴。

然而,目前看来各方的期望并未实现。

记者到达众泰新能源汽车工厂时已是下午1:30。虽是上班时间,但厂区外三三两两闲逛的员工和沉寂的厂区,表明这里并未作业。这与众泰汽车方面声称“新能源汽车一直按计划生产”的说法大相径庭。

“新能源工厂一直没有复产,我们现在每天也没什么事可做。”在众泰新能源汽车的工厂外,一位身着工装的工人告诉财联社记者,“工资就是发一个底薪,比以前要少一些。”

在他身后,不少等待完工的车辆就停放在厂区的露天空地上。

停放在厂区内未完工的车辆

离众泰新能源汽车工厂不远的众泰燃油车工厂,情况与之相仿——寂静的厂区、昏暗的车间、空旷的试车跑道等,这些场景默默地诉说这家工厂的现状。

“生产新能源汽车的工厂一直没开工,生产燃油车的工厂开工也是时断时续。”另一位众泰汽车工人告诉记者,“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以前也有过拖欠的时候,但后来陆续结清了。”

频遭讨债 危机向产业链上下游传导

根据各方在今年8月达成的复产计划,众泰汽车逐步安排众泰T300、T600和T700小强版(国六)的投产交付。同时将有序生产众泰TS5车型,预计2020年全面上市。

“(众泰)燃油车复产的效果不太明显。产品的质量不太好,售后也跟不上,消费者不可能买账。”一位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

在众泰燃油车厂区外的一处停车场内,上百辆车身已落满灰尘、等待销售的众泰T600的存在,印证了上述知情人士的说法。

落满灰尘、待交付的商品车

作为众泰汽车近年来的主力车型,众泰T600曾经“一车难求”。2015年12月,众泰T600单月销量曾高达1.55万辆,但此后便一路下滑。至今年11月,单月销量仅为1000辆;而1-11月T600的累计销量也不过1.73万辆。

众泰T600陡斜的销量下滑曲线,只是众泰汽车市场表现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2017年众泰汽车全年销量超过31万辆,但至今年11月结束,总销量却只有11万辆,二年间跌去2/3。

“断崖式”的销量,让众泰汽车的销售网络也随之崩塌。今年以来,众泰汽车的经销商曾多次来到永康总部维权,向众泰汽车讨要货款,不少经销商已经选择了退网。

“众泰方面跟我协商,希望我转网继续卖众泰的车,但我最后还是选择退网了。”一位曾经销售过众泰汽车旗下君马品牌的经销商说,“因为即便是转网,也可能存在零配件供应不上的问题。”

事实上,众泰汽车销量下滑带来的危机已经传递到供应链的上游。

“从12月4日到11日,李总(李丹,比克电池副总裁)就一直在众泰汽车总部就账款问题进行交涉。”有比克电池工作人员对财联社透露。

作为曾是众泰汽车供应商的深圳比克电池,由于众泰方面未按还款计划履约,已在今年年内先后两次将众泰汽车告上法庭,案件所涉账款金额约6亿元。此外,比克电池还有2亿账款未提起诉讼,欠款总额达到8亿元,众泰汽车由此成为比克电池最大的债务人。

“李总已是众泰的‘常客’了。”上述比克电池工作人员说,“以往众泰汽车方面都是由董事长金浙勇带队,但这次大股东铁牛集团董事长应建仁亲自出面。”

“雷声”不断 众泰扭亏无望

然而,即便是大股东的董事长亲自出面,李丹在永康驻扎8天后却只收获了一纸承诺。

“众泰汽车表现出了积极的还款态度,当地政府负责对众泰纾困的领导也表示将优先支持众泰偿还比克欠款。”比克方面称。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李丹奔赴永康前还是原告的比克电池,待她回到深圳总部后,却转身成为了被告。

“李总现在比出发(去永康)前还忙,公司的法务人员经常在她的办公室一呆就是一天。”前述比克电池工作人员告诉财联社记者。

进入今年11月,容百科技、当升科技、杭可科技和新宙邦等四家科创板上市企业先后公告了对比克电池的应收账款。数据显示,比克电池对上述四家企业的欠款金额合计约7.22亿元。其中,容百科技于12月15日再次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湖北容百因未能按期、足额收到比克电池的近2亿元贷款及逾期违约金,已对比克电池提起诉讼,目前法院已立案。

“与容百科技等主要供应商正在协商新的还款计划,将主要根据众泰等客户的回款情况对供应商进行支付。”12月16日,针对容百科技提起的诉讼,比克方面发表了官方声明。

一边是缓慢推进的复产计划,一边则是祸起众泰汽车的“连环债”,由此带来的产业链上各家企业的债务纠纷似乎已打上了“死结”。

           昏暗、安静的车间,看不出生产的迹象

“欠款问题未能解决,供应商不愿意正常供货,目前众泰方面很难恢复正常的生产。”上述知情人士分析称,“供应商不愿供货导致生产受阻,无产品可卖又进一步加剧了资金困难,众泰现在陷入恶性循环。”

“从财报来看,众泰汽车无法完成之前对大股东铁牛集团的业绩承诺或已是既定的事实,未来恐怕也将面临巨额的商誉减值。”在同德资本汽车事业部总经理江林看来,“以众泰汽车目前的情况,不仅短期内扭亏很难,并且后续融资也会受到影响。”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