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途歌CEO王利峰遭用户围堵,协商8小时未果

2019-01-04 11:38
浑水冷星
关注

【财联社】(记者 王颖)继共享单车ofo千万用户排队退押金后,共享汽车“途歌出行”也因押金难退深陷舆论风波。

1月2日,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途歌出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户围堵。

北京六里屯派出所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事情发生后,王利峰和途歌用户方均有人报警,随后王利峰与四五十名途歌用户被带至六里屯派出所。

据了解,王利峰与部分途歌用户在派出所一直在协商有关钱款事项。但从上午10点左右到截至发稿,仍未协商出结果。

财联社此前报道,去年12月27日,途歌出行在西安的办公处人去楼空,疑似“跑路”。工商信息显示,途歌出行西安运营主体西安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

记者向西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碑林分局核实,前述的“无法联系”,是指工商局 “在西安途歌营业执照上登记的地址找不到他们”。

除西安外,途歌用户前往途歌在北京、深圳、成都等地的办事处退还押金时,同样发现“人去楼空”。

根据公开资料,途歌出行全国注册用户数量达300万人。按每位用户押金1500元计算,途歌的押金规模高达45亿元。

2015年7月成立至今,途歌出行共对外宣布完成6轮融资,融资金额共计约人民币5亿元。

2017年5月,途歌在《中国一线城市共享汽车出行分析报告》的发布会上称,目前途歌一台车单日营收约计562元,“途歌的主营业务已经能够覆盖运营的成本。”王利峰表示。

即便途歌从运营之初便能实现收支平衡,仍有近40亿元的押金缺口。

途歌总部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曾表示,途歌的用户押金由第三方公司管理。第三方公司规定一天退款15人。

“目前没有(共享汽车)公司的押金是第三方公司管理的。押金去向很简单,就是公司运营花掉了。”一位前共享出行品牌联合创始人告诉财联社记者。

王利峰曾于去年12月3日对媒体表示,公司收到的所有押金是专款专用,之前来公司要求退还押金的用户均已收到了退款。

而据多名途歌用户反映,到约定时间,未收到途歌的押金退款。此外,途歌还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2017年7月,深圳市捷仕达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捷仕达)因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途歌)未依照双方签订的《汽车租赁服务合作合同》约定,向捷仕达支付20辆奔驰车的租金及保证金,起诉北京途歌。10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北京途歌支付捷仕达违约金近20万元。

此外,有媒体报道,近期途歌北京总部的“讨债人”中,亦有自称途歌公司提供汽车租赁的供应商代表。供应商代表称,他所在公司此前租给途歌公司70辆小轿车,目前还有100多万元货款未结清。

王利峰曾言,盈利是一家企业生存的根本。若途歌无法盈利,是否还能生存?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