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汽车网

其他

正文

祁玉民不流眼泪 过往清零

导读: 在华晨未完成的十年,祁玉民将回到自己梦开始的地方,但他已不会像单霁翔那样,退休后每天还会在故宫博物院走走,看看门。毕竟来者皆是客,去留无意,随遇而安。

在华晨未完成的十年,祁玉民将回到自己梦开始的地方,但他已不会像单霁翔那样,退休后每天还会在故宫博物院走走,看看门。毕竟来者皆是客,去留无意,随遇而安。

米兰·昆德拉说,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2019年4月1日,1954年的单霁翔和1959年的祁玉民纷纷结束了任职7年的故宫博物院和执掌13年的华晨生涯。

相同的是,站在历史意义与重责的角度来讲,这两个人都将留在历史的花名册上,他们用自己不同的方式想要修复破旧的过往。

不同的是,从昔日的杂草丛生再到今天任何一个角落,故宫在单霁翔的带领下已经脱胎换骨,并且成了中国的一张新的对外名片。反观华晨汽车,虽然在2005年仰融出走后,留给祁玉民的是一个亏损严重、销量下滑的“烂摊子”,在这13年中,祁玉民初步扭转了发展颓势,但却也因为对于市场敏感度的缺失,再次让华晨陷入危机。

但无论怎样,单霁翔和祁玉民,他们的时代已经落幕。

漫长的冬天

2005年,从大连到沈阳近400公里的路程乘坐火车需要整整8个小时。

时任大连市副市长的祁玉民临危受命,被派往老东北工业中心沈阳,接手已经连续三年亏损的华晨汽车。那一年的12月28日晚7点多钟,祁玉民突然接到辽宁省委组织部通知,要他第二天到省委报到。但由于第二天天气原因汽车无法通行,祁玉民只好乘早班火车赶到沈阳。

祁玉民在火车上给姐姐发了这样一条短信:“我在雨雪交加中,怀着难以名状的复杂的心情,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单位去从事陌生的工作。这一切都很突然也很悲壮。”

悲壮的不止祁玉民,还有内忧外患的华晨汽车,据悉当时华晨汽车已累计亏损高达80亿元。与糟糕的财务状况相应的是复杂的业务和人事关系。民营转国有产生的复杂产权关系,短时间内领导层多次变动产生的复杂派系关系,以及优秀人才的大量流失使得这家曾经风光无限的企业举步维艰,甚至到了生死边缘。

作为一个对汽车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就任后的祁玉民开始从零学起,并对华晨汽车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变革。

“一个汽车企业,就是一个循环体系,上游零部件供应商,中间是我们自己的生产,下游是市场销售,华晨的问题是三个环节都卡死,转不起来,我得先让它转起来。”

2005年,当时华晨汽车销售整车75万辆,销售收入62.8亿元,利税总额18.2亿元,净利润为负2.81亿元,企业只剩下给职工发工资的钱,另外还欠了供应商10亿元。

祁玉民在上任十几天之后,按照自己所说的开始推动上游建设。除了找到贷款资金以外,祁玉民还用资金重新启动了供应链,并同时消除仰融及仰融出走后带给华晨汽车的各种负面影响。紧接者,祁玉民对当时中华的价格体系做出了迅速调整,勒令销售停滞的尊驰轿车以降价的形式刺激市场需求。

12个月不过是年轮转动下短短的一瞬,对一个大型企业,尤其在濒临危机的时刻,12个月太过短暂。但这个汽车门外汉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将“等待清盘”的华晨扭亏为盈。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华晨汽车集团整车销售突破30万辆。同年,华晨集团及旗下华晨汽车成功扭亏,集团销售收入也超过了400亿元,同比增幅约30%。整车出口1.55万辆,同比增长近80%;上缴税金约35亿元,同比增长46%。但好日子并不长久,尽管在13年后的今天,华晨集团营业收入2050亿元,成为辽宁省属国企第一个跨进2000亿门槛的企业集团。

在这一系列的改变背后,毫无疑问,祁玉民帮助华晨集团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也背上了结局不甚完美的命运。

一方面华晨集团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利润,但是旗下的利润来源几乎全都是来自于宝马品牌,华晨自主品牌并没有获得足够的发展。另一方面,华晨宝马25%的股比放开后,也让华晨彻底失去了对华晨宝马的话语权,虽然在祁玉民看来,即使股比未开放,中方的话语权也几乎为零。

他强调,“我是个商人,一定会最大限度地维护企业利益。”但祁玉民也是一介凡人。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