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文远知行进军无人货运,大秀肌肉!

2021-09-11 13:42
智车科技IV
关注

本文来源:智车科技

/ 导读 /

在9月9日举办的“横空出世 The Next”线上发布会上,文远知行宣布进军轻客领域。这次合作,文远拉来了“轻客第一品牌”江铃汽车与全球领先的综合物流服务企业中通快递,可谓是强强联合。这也是文远继RoboTaxi,RoboBus之后的第三类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

文远知行进军无人货运

文远知行WeRide成立于2017年,全球总部位于广州,在全球设有八大分部,同时也是全球唯一一家同时拥有中美两地无人驾驶测试许可的初创公司。文远以RoboTaxi起家,目前已在广州开放了无人出租车的运输服务,截至2021年5月,文远知行自动驾驶里程超过500万公里。

并且,文远知行的技术实力是经得起市场认证的。在今年初,文远就宣布获得了B2,B3轮的融资,筹集到了3.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而B轮融资是由国内商用车公司宇通集团战略领投,新进投资方包括CMC资本、国开装备基金、恒健新兴产业基金、华金资本、创茵资本等。而今年,仅仅五个月,文远知行已经完成了6.2亿美元的融资(约合人民币40亿元),目前文远知行的估值已经达到了3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4亿元)。

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两轮融资,也展示了文远知行的技术受到了资本方的认可,文远知行采用了Robotaxi与无人小巴双脚走路的模式。在Robotaxi方面,文远知行已经在广州投入运营了1年多,期间没有任何事故发生;在无人小巴方面,文远知行已经在广州国际生物岛开展对外试运营,运营范围覆盖区域内各办公点和商业点。可以说,文远在自动驾驶领域还是有比较深的积累,并且也有着足够的技术与实力,因而进军无人货运也就不足为怪了。

秀肌肉也为求生存

文远知行此番高调宣布进军无人物流的时间点及意义也值得玩味。作为一家靠RoboTaxi起家的公司,并且也在广州进行了大范围的路测,路测视频也在网上流传过,也收到业界的广泛关注,为何在此时打开第三道落地方向,其实其中的原因不难推断。

首先,无人物流的痛点比较明确。在物流行业,安全和成本是物流公司老板们最关注的两个问题。据公安部交管局的数据,在2016年时,我国货运车辆在全国机动车占比中只有12%,但却制造了48%的事故死亡数。安全问题也成了困扰快递公司老板们最多的话题,而这也导致了快递公司老板们对于无人驾驶技术的接受程度比其他行业更广一些,哪怕技术还不够成熟,需要时间来完善,他们也愿意去等待,并且参与其中。而成本问题则更加突出,图森未来CEO陈默曾公开算过一笔账:一辆技术成熟的自动驾驶卡车可实现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20小时、每辆卡车相当于2.5个人力司机,只收取相当于1个人力司机的服务费。这对于物流公司来说,可以节省掉一大笔的开支。

其次,在无人物流中,自动驾驶技术可以更快得实现落地。商用车和乘用车在自动驾驶技术这块几乎是相通的,这也是文远这次有底气进军无人货运的原因,甚至商用车在技术的实现难度上比乘用车更简单。这是因为商用车所使用的场景较为单一,路况也没有城市道路中这么复杂,并且也不需要考虑乘客的舒适性等等指标,因此在技术的实现难度上,商用车可以说是降低了一个等级的。

因而,初创公司们目标一致的瞄准了干线物流、港口矿山封闭场景里的商用车自动驾驶,这个能更快实现商业落地的细分领域。和小马智行一样,无人驾驶创企如今已经经过了技术发展期,现在各家都能拿出路测效果还不错的自动驾驶技术出来了,下面就是要比谁能够更快落地,更快地去抢占市场了。而无人驾驶的落地场景目前来看也就这几种,率先扩大自己的布局,在自动驾驶技术愈发成熟的今天,显得格外重要,而无人物流便是这样一个必争之地。

无人物流的困境

虽然如此多的创企盯上了无人物流这块香饽饽,但要具体到常态化的运营,企业们还有一些挑战需要克服。

首先,就是盈利问题。在还未量产之前,无人驾驶车辆都是非常烧钱的,如何能在实际卖技术之前,保证公司能存活下去,便是每家初创企业所要考虑的头等大事。例如图森未来在8月5日发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就显示,其2021年六个月运营亏损5.06亿美元,而上年同期运营亏损为5384.5万美元;净亏损则达到5.02亿美元,远超去年同期。而图森遇到的困境绝不是个例,如何在持续烧钱的过程中,让投资者看到未来盈利的信心,不仅需要初创企业们展现出强大的技术,也得在实际场景中有落地的方向,才能避免栽倒在黎明前。

其次,便是安全问题。无人物流虽然场景比较简单,但由于都是在高速上行驶,并且无人卡车也都体积庞大,如果出事后果也严重得多。这也给了这些创企们更多的压力,如果技术不够过关,是没办法大规模地进行路测实验的,也无法让物流公司放心地将身家性命交付在手中。

最后,就是政策约束。现阶段,无人物流的常态化运营还未被有关部门批准,这当然也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量,但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些自动驾驶公司的路测数据越来越完善,政策肯定是会变化的,而在政策允许之前,如何在开放道路中完善各家的技术,便是各家自动驾驶公司最终比试的先决条件。

虽然困难重重,自动驾驶创企们却义无反顾地奔向这块估值丰厚的“大蛋糕”,不仅要速度够快,还得稳步推进,并且在都不造车的情况下,拉来主机厂公司一起合作,还是非常明智的,发挥出软件算法的自身优势,而将传统整车制造工作交给更专业的整车厂来完成,这条路已经被证明是当前行业现状下的最优解。

总结

处于头部位置的初创公司的长板突出,短板也很明显,可以确定的是单凭自身肯定无法做成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在进行自我造血的同时,还应花费精力扩大自己的“朋友圈”,赛道中的各方既是竞争者,也是合作者。从系统构架这类无人驾驶的“基础设施”,到具体的造车支持,初创公司与互联网巨头和车企都有非常广阔的合作空间,甚至与直接的竞争者物流公司,初创公司们也能与他们合作获得更加深刻的场景理解,像这次文远知行的扩展合作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无论如何,无人货运领域又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玩家,并且还是带着“队友“一起来的,自动驾驶的落地之战已经打响了,如果布局不够远,速度不够快,就会被行业淘汰,而各家企业拿出看家本领的争相竞争,也必然会让自动驾驶行业越走越广。

- End -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