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发文

在我国,全自动驾驶的梦想实现还有多久?

2020-07-08 10:23
我的极刻
关注

“全自动无人驾驶”作为一个新潮名词,从研发理念到上路实践都在不断发展,看起来这项交通革命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但它具体一看,却还很远。抛开无人驾驶的法律法规和社会伦理等一系列问题,中国的路况准备好了吗?我们需要“识车”,更要“认路”。

从何时开始,“无人”这个词成为了未来美好世界的突出表征?晚清民国时代的改革先锋潮人康有为对此曾有过很具体的描述。

“康圣人”在约120年前写过一本争议性很大的奇书,名唤《大同书》,他在书中描述, “大同之世无奴仆,一切以机器代之”,他认为在相对完美中的大同世界中,肯定会有“自动餐饮贩售机”、“自动送货机”、“自动喷水的马桶”等等。

▲ 康有为设想的带音乐的智能喷水马桶

读到这些的时候,小黑觉得可以做这样一种合理的推论,康有为心中肯定闪现过“无人驾驶”这个念头的,但没有落实到书面上,原因可能是在那个年代,“汽车”还大约只是个概念,没有像饮食、马桶等走进大众的日常生活中,而且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汽车和电灯电话一样,一度成为中西方文化保守主义者抨击的标靶。

总之“全自动驾驶”或者“无人驾驶”的抽象理念,至少领先了有具体实物载体成百上千年。这个理念不可避免地会带来系列社会伦理和相关法律法规问题,限于篇幅,本文仅对“车v路”这个老话题做一点粗浅的探讨。

他山之石

小黑在两个月前,曾经联系到了瑞典林雪平大学(Link?pings universitet)专门为沃尔沃做无人驾驶工程试验的讲师比杨·奥洛夫森(Bj?rn Olofsson),在访谈中,奥洛夫森主要讲了目前沃尔沃在瑞典无人驾驶实施中的一些障碍:

“缺乏测试场景数据,无法反映真实的城市出行场景。目前在瑞典西南部城市哥德堡的开放道路体验测试区域大多位于城市的郊区,交通流量小、道路较为通畅,而市中心,大部分情况下是繁忙的、拥堵的,甚至会出现很多人车混杂的情况。而且目前沃尔沃的无人驾驶主要以技术验证为主,辅助部分对外公开展示,无法收集实际的、反映真实需求的数据,更无法在此基础上进行产品和服务的升级。”

▲ 奥洛夫森工程师的无人驾驶计划图中,路况测试是个重要环节

如果我们稍微独断性地把2014年谷歌推出新一代全自动驾驶汽车作为节点,我们也许会感觉,这些年以来人类畅享的无人驾驶技术的拓展,好像真的就要从梦想变成现实了。

根据清华大学无人驾驶实验室的统计,2018年国内外全球无人驾驶总投融资规模超过70亿美元。其中国内超过11.5亿美元,国外超过58.5亿美元。

我国的复杂路况

看起来前景无比美好……但是小黑认为,看到无人驾驶汽车上路测试的新闻的时候,务必请仔细关注汽车上路测试的“总路况”到底是什么。

这个总路况除了道路交通的硬件配备(交通标识、路面材质、承载量)如何,维护翻新历史,还必须要考虑到该道路的在当地交通规划中的优化配置的级别有多高,这还不包括更复杂的天气状况、应急处理配置等因素。

以“L3级自动驾驶量产体验”这则新闻为例,小黑尤其关注这样一句话:

该系统可以识别车道线、护栏、交通标识牌等信息,结合高精度地图和ADAS地图的道路信息,最高可实时获取8公里范围内的道路信息,实现车道级高精定位和精准路径规划。

这里的关键词有车道线、护栏、交通标识牌、高精度地图……

毫无疑问,这些统统都是L3级自动驾驶上路的前提。如果发生车道线模糊、护栏缺坏、交通标识牌污损或者地图不够精细,那么实验结果还能实时获得8公里范围的道路信息吗?我们要对此打个大的问号。

▲ 裂缝、剥落、沉陷是柏油路面常发性疾病

所以,小黑所要点出的无非就是一句话:无人驾驶技术的单项研发可以确保这个项目的下限,而中国的路况则代表了全自动驾驶的上限。

在无人驾驶等方面的激励热情上领先全国其他一线城市的杭州,去年5月底向向飞步科技和华为等发出测试牌照之时,公布了5条开放测试的道路,这5条道路都位于杭州未来科技城范围内,而且测试时间避开了早晚高峰、极端天气等不利因素。诚然,这次测试牌照的发放主要针对的是货运创业项目,并不指向家用通勤功能,所以降低测试复杂度有一定合理性,但无论如何,这是自动无人驾驶测试目前采用“部分现实虚拟化”的典型例证。

▲ 杭州未来科技城的文二西路成为杭州无人车测试道路之一

那么,到底应该以何种基准评判中国路况的复杂度?在中国各大一线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市民交通安全意识的整体提升,也有着“高科技”和“大数据”的强大支撑的背景下,很遗憾的是,全国的交通事故发生数、交通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数不降反升,如下图:

▲ 智研咨询根据中国统计局发布的信息,制作了2013-2018年中国交通事故系列问题图表

以上海为例,根据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联合市交通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上海交通事故发生数、交通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数都比前一年都大幅下降,为全国其他城市的严整治道路交通违法工程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样板,但上海即便是作为领头羊一般的存在,却依然有两个痛点:

2019年第一季度上海渣土运输车辆已发生各类交通事故528起,同比上升17.1%,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共发生涉及快递、外卖行业各类道路交通事故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伤。

南京比上海更有过之而不及,在道路交通整治的高压态势之下,南京自2017年以来,每年都会稳定地贡献出因外卖电动车各种交通违规造成的6000多起交通事故的数据,而且并无减少趋势。

▲ 2017年南京外卖电动车造成的交通事故原因分析

“两客一危”(长途客运、旅游客运、危化品运输)+外卖电动车,屡屡给中国一线城市交通增添无限丰富的戏剧性场面,所以这就给自动无人驾驶的算法带来了很多难题。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